Thank You For Saying That · 书摘精选

迷路Lost 2018-11-11 13:07:39



这些书伴随我度过了2018年的第一季度,感谢这些作家~


-------------------------




1. 《人生复本》Dark Matter

作者:【美】布莱克·克劳奇 Blake Crouch

 

或许这正是悲剧之所以悲惨的原因,不只因为发生了什么,还因为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在最意想不到之际,猛然挨一记闷棍,根本来不及退缩或抵挡。

 

没有走的路并不只是我的现状的反面,而是无数的分支系统,各种人生的排列。

 

说到底,一切都只是人生。

我们看到它的宏观面,像一个大故事。

可是一旦进入其中,也不过就是日常生活。

 

人都想要得到自己没得到的东西,认为只要做了不同选择就能得到那些东西。

 

我们其实是自己所有选择的总和,就连我们原本可能选择的路,多少都应该要纳入身份计算的考量当中。




2. 《活着》

作者:余华

 

《活着》写的是人对苦难的承受能力,对世界乐观的态度。

写作过程让我明白,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活着。

 

人啊,活着时受了再多的苦,到了快死的时候也会想个法子来宽慰自己。

 

(Not Sure)做人还是平常点好,争这个争那个,争来争去赔了自己的命。

像我这样,说起来是越混越没出息,可寿命长,我认识的人一个挨着一个死去,我还活着。

 



3. 《100亿个明天:科幻技术如何成真并塑造人类的未来》

The Billion Tomorrows: How Science Fiction Technology Become Reality and Shape the Future

作者:【英】布莱恩·克莱格 Brian Clegg

 

不是说科幻小说能成功地预测未来,而是它能启发那些创造未来的人——不仅是鼓励可能的发现,同时也预警潜在的危险。

 

科学和技术的界限很难划分,但它们的确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有些理论家对实验一窍不通,工程师们常常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在优胜劣汰的规则下,科技领先的外星人来到地球的原因绝不是表示友好、进行文化交流,而是掠夺资源。

霍金在探索频道的一部纪录片(2010年放映)里表示,外星人会有意利用我们的资源:

“如果外星人来到地球,结果就会像哥伦布来到美洲大陆一样,美洲原住民并不会因此受益。”

“我们看看自己就会明白,我们是不愿意和其他高智商的生命体相遇的。”

 

有人说,保持现有这种放任自由的个人主义会把人类置于拒绝合作的危险境地,即表面上歌颂人性的真善美,实际上是在真金白银和大股东利以的驱动下置他人的利益于不顾。

 

让科幻梦想变成现实的前提条件是政治野心和商业逻辑。

 

每次说“你有没有想过”,都成为新一章的起点。




4. 《寻找灵魂的现代人》

Modern Man in Search of a Soul

作者:【瑞士】卡尔·古斯塔夫·荣格 C.G.Jung

 

真正生活在现代的人具有现代感,也只有这种人才会觉得以人云亦云的方式生活实在太过无趣。他成为了真正的最“不历史”的人,并远离了传统中生活的大众,因为他无法再对历史价值、励志故事产生热情。他要变成彻头彻尾的现代人,必须走到世界尽头。他要彻底抛开过去人们留下的所有衰败的东西,并明白自己此刻正面对这一片荒野,在这里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是有可能的。

 

多少人越过了很多自己应该经历的生活阶段,忽视了很多自己应该履行的生活义务,却还假装自己是现代人。大家误把他们的无聊当成现代人的寂寞。

 

现代意识也许会引发一种危险,它以想象为基础,忘乎所以:

人们往往会想象在当前这个阶段,人类的历史已发展到巅峰,自己就是人类千百年来取得的珍贵成果。

如果这种危险真的存在,我们就应对自己的愚昧有所了解,并鼓足勇气承认它:

我们正站在边缘地带,在这里,数千年的期待和希望都变成了绝望。

 

新的生活方式之所以问世,不是因为纯粹的想象,也不是因为人们的理想需求,而是因为实际压力的需求。

 

每种理论都是正确的。因为每种理论描绘的心理,都与坚持该理论的人的心理很接近。

世人基本不会记得,其他人与自己是不一样的,思考、感受、看待事物的方式都不一样,想要看见的事物也截然不同。

对于思想有别于我们的人,我们会继续加以迫害。我们依然在为强迫别人接纳我们的观点,倾尽全力,而对于以一己之力坚持自己信念这件事,我们却满怀恐惧。

 

我们在自己最个人化、最主观的生命里,是自己所处时代消极的见证者、受害者和创立者。

我们的时代是由我们自己创立的。

个人责任感才是人类所有有价值的事物最后的依靠。

 

所有解释都是试图去研究陌生的文字,都属于假设。

 

同化工作是“A和B”,不是“A或B”。

 

人在与背离自己天性的本能断绝关系后,才会产生意识。

天性就是自然,让自然得以维系,是天性追逐的目标。

意识却与之相反,一心只想追逐文化或否认文化。

我们就算像卢梭期待的那样重返自然,自然也早就被人类文明化了。

 

人都有种内在力量,想继续做一个孩子;想停留在无意识中,最多只承认知觉自我;不接纳任何陌生事物,至少要能用自己的意志掌控它们;拒绝义务,甚至只追求享受,只想要权力。

 

老年人为了让自己的生命之火继续燃烧,只能依靠不断回忆自己的学生时期、青年时期那些光荣事迹。如果不那么做,老年人就会掉进绝望之中无法自拔。

不应该低估这么做的价值,因为它具备这样一种优势:这种人仅仅会让人厌恶,不知变通,谈不上人格障碍。

现在,不能随心所欲,又没有勇气回忆过去,才属于人格障碍。

 

人们总觉得是自己创造了观念,其实是观念塑造了人,将人变成自己的传话者,并将人变得一点思考能力都没有。

 

相较于我们,原始人的逻辑性不会更强或者更弱。

他们假设的前提条件,也就是观点和行为的动机,与我们存在差异,这时双方仅有的区别。



 

5. 《知觉之门》

The Doors of Perception & Heaven and Hell

作者:【英】阿道司·赫胥黎 Aldous Huxley

 

人类聚居一处,共同行动,互相回应——然而其实我们永远都是孤独一人。

任何有精神的肉体,注定要独自忍受痛苦,独自畅享欢乐,这是人之本性。

他人经验的相关信息,我们可以共享,但他人的经验本身,我们是永远无法体会的。

 

借鉴别人看我们的角度来审视自己,这是绝佳的天赋;

借鉴他人审视自身的角度来看他人,也是同样重要的能力。

 

人类对事物本质的真实认知,来源于各类符号;

而不论如何富有表现力,符号永远不能等同与那被描绘之物。

 

“人们就应该这样看待事物,因为万物本来就是如此。”

但是我不得不有所保留,因为假如一个人常常是用这样的方式看待世界,他就将永远不想再做其他任何事了,他将只是凝望,直至成为花朵、书籍、椅子、法兰绒的神圣的“非我”,人生夫复何求?

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其他人类怎么办?人类之间又该如何相处?

一方面是以应有的方式看待万物,能得到永恒绵延的幸福;

另一方面却是要因为暂时的责任而去做该做之事,体验该体验的感情,但这两方面该如何调和?

 

当我们以为自己乃是宇宙唯一的继承人,当万物在我们心中都成为无限与神圣,我们还会贪婪、自满吗?我们还会争权夺利吗?我们还会沉溺于无趣的娱乐吗?

 

绝大部分男男女女的生活,最坏的境况是非常痛苦,最好的境况是非常单调、贫乏、受限,他们渴望逃离与超越,哪怕只有短短一会儿,这是——而且一直是灵魂最主要的欲求之一。

 

熟悉孕育冷漠。

曾经罕见的快乐,曾经属于尖端之物,如今都被钝化磨平了。

过去曾经是幻象之愉悦的一粒针尖,如今变成了一块无人在乎的油布。

 

“我既失去希望,便再无任何明确的恐惧,无论是对人的恐惧,还是对魔鬼的恐惧。然而,非常奇怪的是,我却身处某种持续不断的、无边无际的、令人憔悴的害怕之中,我浑身战栗,胆怯懦弱,却不知为何害怕。”




6.《蛊惑世界的力量:可卡因传奇》

Cocaine: An Unauthorized Biography 

作者:【英】多米尼克·斯特里特菲尔德 Dominic Streatfeild


        大脑提供的多巴胺足够让你知道这是一件快乐的事,接着这种快感就消失殆尽了。因为多巴胺刚一产生,马上就被收集起来以备下次利用了。

        大麻可以增加多巴胺的分泌,可以强行释放出大量的多巴胺涌向大脑的快乐中心。但可卡因并不是仅仅增加大脑里多巴胺的分泌,而是阻止大脑对多巴胺的再吸收。它找到一种叫作“多巴胺搬运工”的分子,把它捆绑起来,使之无法起作用,从而阻止多巴胺的再吸收。

        随着更多的可卡因的摄入,更多的多巴胺搬运工忙碌起来,被再吸收的多巴胺也就更少,因此就有更多的多巴胺在你的快乐线路上游荡。

        由于快感的“上冲”(rush)是如此猛烈,而紧接着就是“崩溃”(crash),这一过程使得人的情绪发生更加深奥的变化。此外,因为你体内天然的多巴胺水平已经被耗尽了,现在你感觉会比用药前更糟糕,而且还会产生强烈的想要再次兴奋起来的欲望。

        可卡因通过人为方式大大提高服用者的多巴胺水平,从而使他们身体的快乐系统因为滥用而降低了敏感性。

        服用可卡因不是由人的意识来决定的行为。

——这就是为什么可卡因瘾君子们会告诉你:“现在已经不是为了寻找快乐了。”


几乎同古柯历史上的每一次重大事件一样,与其说它与可卡因本身有关,倒不如说是与一样比它危险得多的东西有关:金钱。

暴力和腐败是有组织的图品走私犯罪活动的有机组成部分。


可卡因产生的作用同美国这种行动迅速的大都市社会所欣赏的东西一样:速度快、精力充沛和充满自信。


如果有那么多资金和技术的美国都解决不了一个州的毒品问题,那么玻利维亚这个既没有钱也没有技术的国家又怎么能消灭毒品呢?

使可卡因变得令人生畏的金钱并非来自玻利维亚:可卡因的市场存在于美国。

到底是谁的错?


每运一次货能赚600万美元以上。

在这样一种赚钱速度下,人会不会知足?


如果人们无法抗拒可卡因的诱惑, 那么他们总是有办法把这些东西卖掉,而且总有人给他们提供货源。

奥科阿一家的确卖了可卡因,而且卖了很多,但又怎么样呢?


真正的坏人是政府,他们跑到种植园中,毁坏庄稼,将贫穷的农民投入监狱,让他们的家庭无依无靠。这不是简单的非正义,简直就是不人道。

为农民的庄稼找到市场出售是政府的责任。如果他们做不到这一点,就不能指责农民们种古柯。


可卡因将会减少并消失,但这不是问题所在。

问题在于我们在减少这种物品时会不会对于社会造成损害呢?我们会不会伤害到自己?


-----


“我在走进监狱的时候体会到了别人离开监狱时的那种快乐。我的生活已经变成了一场噩梦,我只想结束这场噩梦。”


“我过去吸毒。我有两架直升机,而有多少架飞机我自己不清楚。我拥有玻利维亚最好的车和最美的女人。我曾说我生活过,但根本没有真正的生活。”


“我们抓的不是毒品,只是一个发疯乱杀人的家伙。”


“我们不需要派直升机和训练有素的军队,我们需要派来拖拉机、技工和科学家。”


-----


“战略性威慑”的概念:

取胜其实不一定非要歼灭对手,只需要具有能够歼灭对手的能力就行了。

这并不是说当必须歼灭敌人时他们不愿意大开杀戒,而是一般来说,避开战争要比打实地歼灭战少很多麻烦。

因此他们给对手一个选择:投降保命,或是战死。


不管怎么说,说谎和“节约事实”之间还是有着千差万别的。

对你我这样的人而言,这种差别就叫做“政治”。


“他是个‘混蛋’。不过他是我们的混蛋。”


做好别人交给你的事情,利用这种结果,终究有一天你也会变成一个重要人物。


人们只有在某件事情出了问题时,才会对它的历史产生兴趣。

当人们觉得自己处在未来的大潮之中时,他们对任何历史都没有兴趣了。



7.《记忆错觉:记忆如何影响了我们的感知、思维与心理》

The Memory Illusion

作者:【英】茱莉亚·肖 Julia Shaw


记忆本身就是一种创作的过程,每段记忆在被重复回忆起时,都会被微妙地改造。

最安全的记忆,从未被污染过的记忆,只存在于那些罹患了遗忘症的病人的头脑中。


从史前时代开始,人类就得根据有限的信息做决策。于是我们走了一条叫做“合理解释”的捷径。我们觉得感知过程是流畅的,是因为大脑在不断地根据知识和经验进行有根据的推测,填补了信息差。


随着兴奋的增加,我们的记忆焦点会变窄,更善于记住事件中引起我们兴奋的关键信息,却记不住上下文情境信息。


遗忘是一个很美的机制,修剪掉多余的神经元联系,让大脑更高效地储存更重要的信息。


我们不太可能记住别人所做的事情,但是对于自己做的事情则记得非常清楚。


如果有人为你能否记住什么事情,要回答“记不住”,然后把它写下来并记住。


人们在经历高度情绪化的事件时可能会体验到一种“解离”。

“解离”一词的用法很多,但大多数时候它被用来描述现实感丧失——即感觉世界好像不是真实的——和自我感丧失(人格解体)——即感觉自己非常不真实——等症状。

当一个人感觉自己好像不在所处之处,或者当某件事情之后一个人持续有“不真实”的感觉,这类“解离”感恐怕就会发生。


没有什么事件本身是具有创伤性的——只有当某个事件给当事人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心理影响,我们才称这个事件是创伤性的。


“语词遮蔽效应”(Verbal Overshadowing Effect):每当把图像、声音、气味等信息转化成语言文字的时候,我们极有可能会改变一部分信息,或者丢失一部分信息。


当我们的思维方式和记忆成为我们所看到过、听到过的混合版本,就会分不清楚一个人亲眼目睹的事实究竟是哪些了。


社交媒体评估我们的哪些经历可以算作是最有意义的,其实是把我们的记忆按照“是否值得分享”这一标准进行“优胜劣汰”。

与此同时,社交媒体也在按照大众的喜好有选择地强化我们的某些记忆,使某些记忆显得比其本质上更“有意义”、更“值得纪念”——这些都会扭曲我们的“个人现实”(Personal Reality)。


有罪推定(guilty until proven innocent)的逻辑常常隐藏在人们的观念和思维习惯中,不易被察觉。


我们的过去都是虚幻,我们唯一能够确信的只有当下。

我们人生中和记忆中最好的时光,就是现在。



Till Next Time……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