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丨王轶:循循善诱,卓越轶材

文学性推文小课堂 2018-08-21 10:56:37

人 物 名 片

王轶,2009年获北京大学逻辑学博士学位,2013年获挪威卑尔根大学信息科学博士学位,目前任教于浙江大学人文学院,为浙江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浙江大学求是青年学者。被评为2016-2017学年浙江大学优秀班主任。他开设的《逻辑学导论》等课程深受同学们喜爱

遇见哲学系的老师,你的脑海里会蹦出哪些词呢?

让我们先来看看同学们的评价~
低调、萌萌哒、干货多多、人文学院隐藏的计算机大神、认真负责、为学生考虑、最能水群…… 


是不是跟你想得截然相反~接下来让我们一起走进这位不一样的男神~

或许大家对于逻辑学老师王轶还比较陌生,但其人亲和帅气幽默负责,小记者分分钟就迷上了。王老师虽然远在英国利物浦,仍然用心回答了每一个提问。以下请欣赏隔着八小时时差的问七答。相信阅后的你也会心生敬佩,男神+1


 

注重教学、爱护学子


王老师,您好。您在在浙江大学任教仅四年,便获得了2016-2017学年浙江大学优秀班主任的称号,请问你有什么魔法可以让同学们那么喜欢你?或者说在学生工作方面有什么心得吗?

优秀班主任并非同学们选出来的。我只能说,我充分意识到同学们平时课业有多繁重,因此承担班主任这么一个服务性的工作,我尽量不给同学们添加任何不必要浪费时间的事情,以及当同学们需要我的时候,我会第一时间出现或回应。

关于您上的课“逻辑学导论”,逻辑本是哲学中可以说是很抽象艰涩的一部分,那么您是如何提起学生对于逻辑的学习热情的?

大家之所以会觉得抽象艰涩,可能与一百多年前形式化方法被正式引入逻辑学研究有很大的关系。与其它哲学二级学科相比,学好逻辑学需要掌握形式化方法,而与数学相比,学好逻辑学又需要理解符号背后的哲学思想——这大概是逻辑学给人艰涩印象的一个主要原因。这不仅是初学者的看法,甚至一些从教多年的老师也如此认为。然而引入形式化方法对于讲究精确性的逻辑学而言几乎是雪中送炭,撼动了两千年一成不变的低效且难以精确的传统亚里士多德三段论逻辑,为现代逻辑乃至计算机科学的蓬勃发展奠定了基石。

 

开设这门课之前我就已经充分意识到上述问题,并做了一番考量。形式化方法作为现代逻辑的基础肯定得作为重点,不过导论课主要起到引领入门的作用,知识覆盖面要广但不应过于深入。我选择将相对通俗的传统逻辑与一个多世纪以来蓬勃发展并逐渐成为学科主流的数理逻辑、哲理逻辑和应用逻辑结合起来,行成了这么一门逻辑学导论课。而在其他的同名课程下,同学们听到的可能仅仅是传统逻辑或仅仅是数理逻辑,会加重艰涩感。

 

从教学方法上来看,我强调理解而不是死记硬背。这样说可能过于老生常谈,我设想的场景是当某位同学未来需要用到逻辑学方法或工具时,哪些是应当掌握而哪些是可以很容易通过查找资料找到的,前者是我认为的理解核心,而后者就是无需死记的内容。我会将无需背诵的内容明示,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不用去理解。体现在考试上,一些内容会作为试题的附件提供给大家,例如自然推演系统的规则列表。之所以不采用开卷考试,主要是为了防止试题过于天马行空而伤害到一些踏实地掌握了基本知识的同学。

 

我认为导论课的理想状态是像讲故事一样,将学科的脉络娓娓道来,择其要点切入,点到即止。我自己的课上就是这样尝试的,虽然距离目标尚远。


 

低调专注、机缘巧合



我们了解到学生对您的评价,低调,萌萌哒,干货多多,人文学院隐藏的计算机大神,认真负责,为学生考虑,最能水群,您对学生们的评价持什么态度,他们的评价真实吗?

感谢同学们对我的评价。不过低调和干货多可能更多地是因为段子的匮乏:) 我自觉是一个无趣的人,担心在课上没能把一些问题讲清楚,于是只好课后来补,因此就会时刻关注课程群里的动静。我离开学生状态也不算太久,比较能够体会同学们面临的课业压力,但同时又不希望将课变成一门故事课,因此会很重视尺度的拿捏。我的一个优点是比较专注,既然开课,就会全身心投入。同学们想表达的可能是对我这种态度的认可。

特意花了一个周末,为同学们编程了一个提交作业的网站,充分展示了您隐藏的计算机实力,您作为一名哲学系老师,为什么会去学习计算机?

花一个周末做了一个提交作业的网站,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2015年开课的时候学校尚未购买Blackboard课程管理系统(就是现在的“学在浙里”)。那年秋冬学期的逻辑学导论课最终有超过150人选课。我觉得人多难以管理,于是想到自己在国外读书和工作时学校都有课程管理系统(有时候也称为“虚拟学习环境”,Virtual Learning Environment, VLE)。它不仅仅是提交作业这么简单,常见功能还包括:分发教学资料、及时掌握自己的平时成绩、课程内部交流等等,于是我就也想整一个出来。一个周末做出这样的系统是不可能的,但可以做的是下载一个已有的系统并架设起来。我选择的是moodle(开源,完全免费)做好后的网址是 www.xixilogic.org/VLE。现在这个系统依然用于研究生教学,因为“学在浙里”目前仅针对本科生。

 

关于作为一名哲学系老师,为什么会学习计算机,这与我的个人经历有关,但放到逻辑学专业来看是比较普遍的情况(回答上面第2个问题时其实已经点到了现代逻辑与计算机科学的渊源)。我本科是工商管理专业(当年高考填报专业听从父母的建议,第一志愿填的是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第二志愿是工商管理,最终录取了后者),然而进入大学后发现自己真正喜欢的是计算机。本科期间我辅修计算机科学与技术,蹭计算机专业的课程,平时休闲时看的也都是《电脑报》等读物。到了大三我自然是决定考研,一开始是想转到计算机专业,但意外地在某报纸上看到一篇对国外某计算机大牛的采访(具体信息已不可考),其中那位遗憾地说由于年轻时没有学好数理逻辑,对他后来的工作造成了很大障碍。于是逻辑学进入我的视野,之后就转到了哲学系读研。于我而言,问题似乎更应该是为何会进入哲学系了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我们注意到您有丰富的海外留学经验,也掌握了多门外语。您认为海外留学多门外语技能可以为同学们带来什么?

明代董其昌讲画画诀窍时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立成鄄鄂。”这话后来被到处引用和修改,但其对读书与行路的强调广为认可,海外留学的益处也是此理。新的环境可以拓宽视野,仅就这一点而言就有帮助,更何况海外很多高校在学术思辨与传承、尖端科学的研究等领域是国内高校目前无法比拟的。视野的开拓对于性格的成熟以及树立好的价值观等等也非常有益。

 

至于学习多门外语,我倒觉得应适可而止。如果不是因专业需求(比如从事语言学工作)、生活环境需要或难以泯灭的兴趣,在学习外语方面投入过多的时间似乎并不值得。这绝不是说大家不用学英语,毕竟它已经成为了事实上的国际通用语言,但学到何种程度还得因人而已。至于二外等要不要学,也应根据自身情况而定。总地说来,外语是易学难精。若是尝鲜,什么语言都大可一试;若欲深入,不妨参考《天龙八部》中枯荣大师提醒本因方丈是否要以六脉神剑换少林派七十二门绝技之言。

您在去年参与组织了“第一届逻辑与论辩国际会议”,想问如此跨学科、国际化的大型会议何时迎来第二届?以及您所认为它对于当代青年、中国社会以及国际化意义所在?

“逻辑与论辩国际会议”我们目前计划每两年办一次,明年6月份将迎来第二届,会议网站: www.xixilogic.org/events/clar2018 我并不认为一次国际会议能够对当代青年或对中国社会有什么影响,它更多地只是一次学术会议;能够为学术前沿研究,以及为会议主题下国内外学者之间的交流起到一些促进和推动作用,我觉得就已经很好了。

 

除了“逻辑与论辩国际会议”,我们每年还组织不少其他会议,比如今年5月的“模态逻辑研讨会”和10月的“全国现代逻辑学术研讨会”。虽然都是国内会议,但都参照国际会议的标准办会(比如会议收录的文章必须通过同行匿名评审)。此外每年还有大量的学术讲座和小型论坛活动,具体信息可以在西溪逻辑网站上找到(www.xixilogic.org/events)。

 

学术研究不应有国界之分,之所以现在还谈国际化正是因为国内外学术研究总体水平尚有差距。当前国内外学术交流日益频繁,年轻一代的中国学者几乎都有海外学习或访学背景,同学们学习期间也或多或少都有出国交流的机会,浙大每年也有大量的海外学者来访,表面上的国际化已无需刻意推动了。但真正的国际化需要在制度上跟国外高校一样保障对真学术的支持,这可能是更严峻的问题


 

行游四方,爱好丰富



除了计算机以外,您平时还有哪些爱好呢?

我年轻过,有很多跟同学们一样的爱好,喜欢读小说、游泳、各种小球(羽毛球、兵乓球、棒球等;三大球我都不喜欢,不过本科体育必修课选的是排球,其它体育课都没名额了。。)大学期间一度沉迷于网游,后来戒瘾成功,就越来越少接触了。我喜欢尝鲜,早年像集邮集火花等各类收集、交笔友(那时候没有网络,电脑也不普及,都是手写信件),后来比如轮滑、滑冰、滑雪、跆拳道、剑道、台球、保龄球等都玩过一阵,但都不长久。有闲的时候也玩“天黑请闭眼”、三国杀等;在国外的时候喜欢周末聚会,玩西方的桌游。然而随着年龄增长,工作也比较繁忙,真正坚持下来的业余爱好越来越少,爬山算一个吧,很喜欢徒步,这些年旅行也有所增加。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希望同学们把握好大学期间的美好时光,多做一些能让自己未来乐于回忆的事情。
                                               ——王轶老师寄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