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不到尽头.余霜冯知深.txt完结小说

肥啾书屋 2018-12-05 10:53:55

更多资源尽在肥啾书屋

《永远,不到尽头》主角:余霜冯知深【txt完结】

又名《情有独钟》

风尘中打滚的余霜,遇上了性无能的冯知深,守了多年的清白被他夺走,却被他讥讽人尽可夫。

为了母亲的医药费,她做了他的情妇,意外的怀孕,让两人冰释前嫌。

谁料,初恋带着患了白血病的孩子回来,求他救自己的孩子。

“这是我的孩子,你不能让他去捐骨髓!”余霜哭喊着。

冯知深强硬的夺过孩子,“用你的孩子,救我的孩子,我们两清!”

 “我恨你!”

正    文 

  他似乎,很久没碰余霜了。


    “咦,你怎么来了?”套上衣服,余霜转身就看到举着电话站那的冯知深,眼神幽深,让她心蓦地一跳,这眼神真的似曾相识


    “店里的人打来的。”冯知深回神,走过来把电话给她。


    余霜接过。


    “后天吗?也可以,后天我有空。”


    “好,那谢谢了。”


    打完后,余霜把电话还给冯知深,“明天老师要过来,所以我跟他们说后天过去拿衣服。那个,我衣服换好了。”


    衣帽间的走道本来就不宽,冯知深高高的个子拦在前面,真的让余霜很有压力感,提醒了,结果对方半点没让开的意思,就低头看着她。


    “冯先生”先生两字刚出口,余霜下巴被抬起,唇被吻住了。


    这吻如同狂风暴雨,半点让人抵御不住。


    等余霜回神的时候,后背挨着镜面,气喘吁吁的,男人的唇在她脸颊,细嫩的脖子上辗转,手也不规矩的乱摸。


    本来怀孕期间她身子就敏感,仅仅是几个撩拨,就忍不住呻吟。


    余霜抓着他的手,小声道:“别,怀孕了。”


    冯知深手指已经探了进去,听到余霜这么说,他低低笑了一声,“那我尽量轻点?我看你,好像很难受一样。”


    你要是不动手,我会难受吗!


    男人都霸王硬上弓,余霜说不要也没效果,加上真的空虚,只好红着脸点头。


    “手撑着玻璃,别摔倒了。”


    冯知深贴心嘱咐,扶着她的腰小心刺了进去,余霜反射性的绷着身子,让他闷哼一声,“你放轻松。”


    “你轻点”余霜声音打颤,都快掉眼泪了。


    以前明明没这么难受啊!


    直到完全进去后,冯知深才敢慢慢抽动,那滋味实在是美妙的很,让他忍不住喟叹,低头咬住余霜的耳朵:“怎么怀孕了,你还那么紧?”


    余霜脸色爆红,扭头瞪了他一眼,“你不要说了。”


    冯知深发笑,吻住她的小嘴。


    “嗯,慢,慢点”肚子实在是太沉甸甸了,让余霜不得不用手扶住。


    “那换个让你舒服的姿势。”


    余霜还没来得回神,一条腿就被冯知深抬起来勾到臂弯里,他还不退出,恶劣的往里挺了挺,让余霜倒吸一口冷气,慌忙抓着他的手臂。


    冯知深往她耳边呼气,“你抬头,往镜子里看看。”


    镜子?


    余霜抬头,仅仅是看着镜中的自己两秒,便羞的满脸通红,用手打他:“你简直太过分了,你你”


    将近一小时的激烈情事后,余霜浑身发软,还是被冯知深抱到床上的。


    这男人吃得饱,一脸心满意足,用手捏了捏她脸蛋儿,笑道:“今晚就不要下去吃了,我让佣人送上来,明天早上带着出去逛逛。”


    余霜把自己埋在被子里,不想看他:“你走开!”


    这男人一点都不知道体谅孕妇!!


    过分!


    哪怕第二天冯知深推辞工作陪着自己去人工湖散步,余霜也没给他好脸色,一直瞅着脸,一对小情侣从旁边过,好奇的多看了他们几眼。

正文

  余霜听到过去后的女孩生气的说道:“以后结婚,我不要给你生孩子,免得怀孕的时候你让我生气,让我跟这个姐姐一样!”


    男孩欲诉无泪:“老婆,我不会让你生气的”


    余霜听着,笑了出来。


    肚子里的小家伙似乎踢了她一下,让余霜笑容凝固,忍不住皱眉喊疼,冯知深忙把她扶到长椅上坐着,“很疼吗?我教训他。”


    说着,还真的对着余霜的肚子一本正经的说道:“乖乖的知道吗?你要是再踢你妈妈的话,等你出世,我一定先打你几巴掌。”


    余霜哭笑不得:“你够了,别吓他行不行?”


    或许是余霜脸上的笑容太耀眼,冯知深看见愣了愣,蹲在那看着她。


    “余霜。”


    “嗯?”


    冯知深稍微起身,抬头吻住她。


    余霜呆了一下,闭上眼睛。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似乎觉得生活也能那么美好


    去店里的那天,冯知深刚好要去公司忙事情,索性早上送余霜过去,到地方后贴心的给余霜带上帽子:“好了打电话给我,我来接,嗯?”


    余霜点头:“好。”


    经理带着余霜进去店里,除了她先前订的那些,还拿了不少新货,“这些都是跟着您订的衣服一起拿过来的,冯太太你可以试试。”


    冯太太?因着这称呼,余霜心里似乎甜蜜的很。


    这批新货有不少让余霜喜欢的,逐一试穿,经理贴心给她服务,时不时还跟余霜聊天,一口一个冯太太,倒还不是那么无聊。


    等余霜要走时,发现已经下午三四点了,心想自己可真够磨蹭的,打电话给冯知深,电话响了半天却没人接。


    是公司太忙了吗?


    “冯太太,我让同事送你吧。”似乎知道冯知深来不了,经理忙笑道:“您东西太多自己打车也不方便,我这边送您回去就可以了。”


    余霜只好点头:“那谢谢了。”


    像冯知深这种大主顾,一次买的衣服就让店里赚足一个月的利润,经理哄着都来不及,见余霜不便,肯定要卖个人情过去。


    余霜想了下,忍不住道:“要不麻烦你的人送我去下冯氏吧?”


    她想等等,跟冯知深一起回去。


    “好的。”


    车子到冯氏后,余霜想给冯知深打电话,却看到冯知深匆匆从公司走出来,还保持着打电话的姿势,摇下车窗想喊一声,一个年轻女人闯了进来。


    看到面前年轻却消瘦的年轻女人,冯知深顿脚下脚步,眼神有些复杂。


    “小爱?”


    “是我,深哥。”年轻女人看到冯知深异常激动,想靠近,却犹豫着,还在站在原地看他,差点哭了:“深哥我终于见到你了,我好想你”


    话还没说完,年轻女人身子突然一软。


    冯知深忙过去接住,把手机塞到口袋,匆匆抱着人去车上。


    路边车内的余霜看着,心尖有些发疼。


    那应该是朋友吧,是吧?


    手机有冯知深打来的未接电话,想来刚刚冯知深应该是在给她打,余霜没有回电话,让那个司机小伙跟着冯知深的车。


    一路跟到了医院。


    大大的第一人民医院几个字刺疼余霜的眼睛,让她眼眶发酸。

正文

  当初,她求着冯知深把妈妈送来市医院治疗,冯知深却说用不着,此刻却抱着另外一个人到了市医院


    原来不是用不着,是分人的吗?


    好久好久,余霜才拿出手机,再次给冯知深拨电话。


    这次,冯知深倒是接了,身边还很吵,似乎是有人在说什么,“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想打电话给你。”余霜故作轻松的笑着,问道:“我衣服已经挑好了,你什么时候来接我?”


    电话那边的冯知深半天没说话,直到余霜再提醒,他才说:“今天公司忙,我恐怕没时间,我让家里的司机去接你。”


    你撒谎!!


    冯知深的谎言像一把利刃刺刀余霜的心口,疼的厉害。


    余霜哆嗦着唇,笑着:“那你忙吧,不用喊司机,店里的经理说送我。”


    “好,那你注意些。”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余霜白了脸,脸上的笑容有些惨。


    这么着急吗,电话就挂了?


    司机小伙见余霜脸色不好,小心翼翼的说:“冯太太,冯先生或许只是送同事来医院,您别多想。”这话,不过欺人而已。


    余霜微微一笑:“我也是这么想了,麻烦你送我回去吧。”


    晚上十点多,冯知深才回到家。


    佣人要备饭菜,冯知深摆手:“我吃过了。”


    问起余霜怎么样,佣人说“余小姐吃完饭似乎很困,早早上楼睡觉了。”


    “嗯。”


    怕吵到余霜,冯知深进卧室也没开灯,轻手轻脚去浴室,擦干头发后才掀开被子钻了进去,手刚挨上余霜的腰就被拍开。


    余霜声音倦倦的:“我不太舒服,你去次卧睡吧。”


    “哪不舒服?”冯知深问,还以为是脚浮肿引起的,去给她捏脚,余霜却闪躲着,似乎有火气:“都说不要碰了,你听不懂啊!”


    这话让冯知深脸色一冷,掀开被子下床,直接离开卧室。


    他对她好,她竟然还摆脸色看!


    第二天护士打电话过来,冯知深匆忙洗漱,余霜早早就坐在餐桌前吃早餐,对于他的出现根本就不瞧一眼,这让冯知深有些不快。


    “我比较忙,中午不回来。”


    余霜依旧不抬头,嗯了一声:“没事,晚上不回来也行。”


    冯知深冷笑:“行啊,你说什么是什么!”


    开车去医院的路上,冯知深还在想,孕妇脾气都这么大吗,净给别人脸色?


    见冯知深来了,冯唯爱鞋子都不穿,直接扑到他身上,瑟瑟发抖。


    “深哥,我好怕这是梦,再次睁眼又看不到你了。”


    相比昨天,今天再看到冯唯爱冯,知深冷静许多,想到她的背叛,沉着脸将人强行推开,淡淡道:“医生说你作息不稳,需要多休息。”


    “深哥,你是不是在怪我?”冯唯爱拉着他的衣袖,眼泪婆娑:“深哥我不知道多爱你,你要信我,不要跟我生气好不好?”


    “爱我?”冯知深听到这词就觉得讽刺,冷呵一声。


    冯唯爱是他家收养的孩子,两人从小青梅竹马,久而久之就喜欢上对方,冯知深甚至在冯唯爱二十岁生日时给她准备一个大惊喜。


    他打算当着所有人的面跟冯唯爱求婚,娶她,冯唯爱却在生日当天走了,一声不吭的跑去国外,拉黑他所有联系方式。


    冯知深一点点推开她的手,“你的爱我接受不起。”会送冯唯爱来医院,会来看望,不过是念着以前的情分。


    被推开后,冯唯爱又扑上去紧紧搂住他的腰,“深哥我爱你,我真的是有苦衷的,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们重新开始?”

正文

“我有妻子。”哪怕跟余霜没结婚,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是他的,两人名义上也算是夫妻。


    有妻子?


    不,不可能的!


    冯唯爱回来有半年多,问身边的人,知道这些年冯知深一直单身着,所以才过来找他,他一定是在说谎话刺激她。


    见冯知深说了两句就毫不留恋的离开,冯唯爱终于忍不住了,哭道:“当初不是我要离开的,是冯老爷爸,他逼我的”


    冯知深转身,脸色阴沉:“你说什么?”


    冯知深说不回来,果真没有回来,而且还是连着几天,彻夜未归。


    “余小姐,先生他”


    “他忙,不回来应该的。”余霜随便说几句敷衍佣人,该吃吃该喝喝,不会亏待自己,有空还会让钢琴老师过来坐坐。


    见余霜这样,那些佣人也不好多说什么。


    第五天的时候,冯知深终于回来了,面容疲倦,眼中深沉一片,似乎是心情不太好,进屋,直接走到余霜面前。


    余霜看了他一眼,问道:“吃过吗,没吃我让佣人准备。”


    “不用。”冯知深说,语气停顿了一下:“收拾下,我带你去医院做检查,看看胎儿发育的好不好。”


    “不是有家庭医生吗,去什么医院。”余霜皱眉,冯老爷那边派了最好家庭医生给他们,每隔半个月,家庭医生就会过来给余霜做检查。


    “家庭医生说不定也有疏忽的时候。”冯知深似乎有些不悦了,直接把余霜给抱起来,让佣人拿上大衣跟帽子。


    到医院后,余霜硬是被扶着去做了一系列检查,甚至还有羊水刺穿。


    最后,她被安排到住院部暂时住下。


    “冯知深,你在做什么?”余霜觉得做检查是假,冯知深肯定在骗自己,心里没有来有些恐慌,“我要回去,才不要住在医院。”


    “医生说还要检查,先在医院住下。”冯知深说完就走,就让跟着来的两个佣人照顾余霜,看似是照料,却不让她有离开的机会。


    冯知深做什么,是不是要她打胎?


    余霜抚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心里焦躁不安。


    将近六个月的相处,她已经习惯了这个孩子,产生了依赖,如果冯知深要她打掉孩子,她一定会疯的。


    晚上睡觉时,余霜隐隐听到两个佣人在悄悄说着什么,说冯小姐回来了,也在这个医院,冯先生是去照顾冯小姐的,还有


    “冯小姐带的那个小男孩听说是先生的,得了急性白血病。”


    “天哪,那给余小姐做羊水刺穿,是想拿”


    “哎哟,少说点,这些被余小姐听到可不好!”


    什么!


    余霜如遭晴天霹雳,整个人都愣住了。


    早晨醒来后,余霜对比较大嘴巴的那个佣人旁敲侧击,才了解,原来冯唯爱是冯家领养的女儿,跟冯知深是青梅竹马,出国四五年才回来。


    “怎,怎么会”悄悄问过专业人士后,余霜浑身发软,几乎倒下。


    原来冯唯爱的孩子得了急性白血病,一定要至亲的人捐献骨髓,冯知深应该跟孩子配对没成功,所以把注意打到余霜肚子里的孩子上!


    不,绝对不可以!

正文

余霜避开人群,一手捂着肚子,跌跌撞撞的往外面跑。


    肚子里这个是她的孩子,她的宝贝,她绝对不会让冯知深来利用她的孩子!


    结果余霜还没跑出住院部就被佣人拽了回去,没一会,冯知深也来了,面对她时脸色有些复杂,手中紧紧捏着一张化验单。


    “冯先生,不要!”余霜扑了上去,抓着冯知深的衣领,哭道:“我知道你跟冯唯爱关系匪浅,但是这也是你的孩子啊,求求你了!”


    难道冯唯爱的孩子是人,她未出世的孩子就不是吗?


    “余霜”冯知深将她推开一些,半会才道:“我真没想到这孩子能跟一航配型成功,你放心,只是需要一些骨髓而已”


    他欠冯唯爱的太多太多了,更何况冯一航也是他的孩子


    “因为需要,所以就得让我的孩子受苦吗!”余霜尖叫,将冯知深推开,发了疯的大骂:“是她的孩子福薄,活不久,凭什么要我孩子替她孩子买单!”


    “啪!”


    余霜的话刚落,脸上就被狠狠甩了一巴掌,吓得两个佣人都愣在那,余霜打偏的脑袋扭了过来,抬头,惊愕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都说敢打女人的男人是最垃圾的,如今,他却因为几句话打她?


    “对不起。”或者知道自己做的太失态,冯知深往前,余霜却不住退着,转身对着他:“冯知深,你想都不要想能动我的孩子!”


    冯知深捏紧手中的化验单,他真没想到,余霜肚子里的这个孩子,竟然跟冯一航配型那么高,余霜的话和指责的眼神,让他心里滋生了犹豫。


    可是,他欠冯唯爱的那么多,怎么办?


    冯唯爱一直躲在病房外偷偷看着,将一切尽收眼底,尤其是冯知深甩余霜的那一巴掌,让冯唯爱唇角勾起,心中得意。


    看吧,冯知深还是爱自己的,不然不会听到这话那么动怒。


    戏看完后,冯唯爱回到病房,病床上躺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唇红齿白,但是精神很不佳,看到冯唯爱,喊了声:“妈咪”


    “一航。”冯唯爱走过去,将冯一航紧紧搂在怀里:“爸爸已经找到了,再过段时间,一航就能做手术,恢复健康的模样。”


    “真的吗?”冯一航眼睛亮了起来,“爸爸真的有办法吗?”


    “真的,妈咪不骗你。”


    正巧,这时候冯知深也来了,冯一航扬起笑脸,甜甜道:“爸爸,你是不是帮一航找到人了,那一航什么时候能做手术呀?”


    冯知深瞥了冯唯爱一眼,走过去:“还没有,爸爸正在找。”


    冯唯爱愣住。


    他这话什么意思?


    “没有吗?”冯一航眨了眨眼睛,也不明白妈妈跟爸爸哪个说话才正确。


    “一航不用担心。”冯知深摸着小家伙的脑袋,柔声道:“爸爸再想办法,一定会尽快让一航好起来,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


    冯一航用力点头:“嗯嗯,一航相信爸爸!”


    出去后,冯唯爱就迫不及待的问冯知深:“深哥,余小姐怀的是你的孩子,不是做了羊水刺穿吗,难道配型没成功吗?”


    “没有。”到最后,冯知深还是心软了,不想让余霜的孩子冒险:“医生说配型失败了,我再想想其他办法。”

【未完待续,后续加微信m10005m

更多资源尽在肥啾书屋


长按二维码可以秒加哦~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作任何负责】

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如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更多资源:

《她比烟花还寂寞 》主角:穆乔辛容宰枭【txt完结】

《恨你入骨,为爱痴狂》主角:越晋霆骆倾城【txt完结】

《我以为他很穷》主角: 宋安青 赵文哲【txt完结】

《你在心上,又退我千丈》主角:秦深澈叶之遥【txt完结】

《诡君难缠》主角:顾云容叶小芹【txt完结】

《他是璀璨星光 》主角:主角言晴 苏牧【txt完结】

《我想我不会再爱你 咸移仁 凌天成 燕唯【txt完结】

《永远,不到尽头》主角:余霜冯知深【txt完结】

《南城以南相思归 》主角:裴澄程北骁 【txt完结】

《爱在记忆中找你》主角: 宋以悠 墨泽夜【txt完结】

《谁曾许你天荒地老》主角: 陆流年 林慕安【txt完结】

《余生,幸而有你》主角: 童碧玉 袁俊杰【txt完结】

《半生颠沛只为你》主角: 谭欢欢顾雁南【txt完结】

《我在时光里等你》主角:姜紫辰亦铭【txt完结】

《许你一生情缘》主角:顾晟林 夏梦兮【txt完结】

《爱你痛入骨髓》主角:顾南爵 苏安希【txt完结】

《你是我命定的劫》主角:苏浅沈亦寒【txt完结】

《轻易放火 墨宝非宝 》主角: 佳禾,易文泽【txt完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