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熟悉的陌生人.薛曼江泽.txt完结小说

肥啾书屋 2018-09-26 17:49:30

更多资源尽在肥啾书屋

《最熟悉的陌生人》主角:薛曼江泽【txt完结】

她嫁给爱情,他看她像个垃圾,唯有血才能得到他的一点眼神。 他误将她当成她,一夜放纵,她泣不成声,终于看开签下离婚协议,他却反了悔,他说,我们好好在一起吧。 这是她听过的最美的情话。他拿掉孩子只为救他心爱的姑娘,她险些丧命,心如死灰,他终于一步一步将她逼上了绝路。 他亲眼看着她执起刀尖刺入胸膛,她说,放过我,放过我的爱情。 今后几十年,再无薛曼,他痛不欲生。

正    文 

夜里,薛曼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在撕扯她的衣服,温热的呼吸埋在她的颈肩痒痒的,隐隐还伴着酒气。

“轰隆”一道闪电在空中炸开,惊地薛曼一下子睁开了眼,透过一闪而逝的闪雷,她看清了男人的模样,眸子暗了暗,原来不是梦。

她猛地抓住男人慢慢划下她小腹的手,四目相对,“江泽,你从来不敢开灯,不敢直视我的眼,我的脸,是在给自己自我催眠吗?”

江泽嗤笑一声,勒住她的脸颊,眼神冰冷,“不是你想要的吗?怎么?这会又装什么清高!”

薛曼看着这张瘦削冷硬的脸,他的眼睛里倒影着自己的影子,可是这里面的温存却从来不属于她。

“嘶”薄薄的睡裙直接被男人撕碎,修长的手指毫无怜惜的直驱而入,因为痛,身子微微弓起,男人却是不屑地嘴角微勾,“你瞧,你这身子就跟你这个人一样,贱!”

她羞愤地别过脸去看向落地窗外,今夜外面下着雨,窗户并没有全部关起,她本以为这个男人不会回来了。

身上的鸡皮疙瘩渐渐跳跃起来,手紧紧地抓着床单,不让自己发出任何能够愉悦男人的呜咽声。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停下了动作,情欲过后的声音低哑醇厚,只是说出来的话却是向一根根细针刺进她的心尖,“死鱼一样没劲。”

薛曼缓缓坐起身子,直视与自己处境截然不同的男人,心疼的厉害,嘴角却一直保持着一定的弧度,“有本事脱了裤子,看看你弟弟现在有没有反应!”

江泽眯起眼,这个女人总是这样,任他如何欺侮,却还是从容不迫地笑,他真的很想撕碎她的外表。

“贱!”吐出一个字,便起身离去,只是脚步微乱,也亏是他喝了酒,否则这女人该是如何嚣张地认为他是落荒而逃了吧。

在他转身的瞬间,薛曼的笑容便垮了下来,她在心里默数了几声,果不其然,车子发动的声音在她最后一个数字落尾之际响起,抱着膝盖的手指微绻,“贱”似乎从她步入他的生活开始,就成了她的专属名词。

“我需要你的血,条件你开。”

“我唯一的条件,娶我!”

“换个!”

“没有!”

“卑鄙!”

她犹记当时僵持了许久,她梗着脖子眼睛眨也不眨地等着答案,现在想来不觉有些可笑,她是多初生牛犊不怕虎,那个男人目光明明深邃的可怕,可她却还是不管不顾地闯入。

清晨一丝微光照射进来,薛曼这才动了动早已僵硬了的身子,爬起来走进洗手间。

“咚咚”

薛曼刚洗完澡出来,一阵敲门声传来,迅速套上一件衣衫,才开口,“进来。”

“夫人。”

薛曼眸子闪过一丝惊讶,只是一个低头间,就瞥到周瑾裕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瞳孔骤然一缩,垂在双侧的手猛地掐紧,强撑地扯了一个笑容,目光却紧紧地盯着文件夹,恨不得把它穿破了洞,“周秘书,你来什么事?”

周瑾裕抿抿唇,眸色划过点点不忍,却无可奈何,将手里的文件夹递了过去,“boss,让我转交……”

薛曼从容地接过,只是颤抖的双手还是将她的情绪全盘托出,她尴尬一笑,“谢谢,慢走。”

目送周瑾裕离开,她闭了闭眸子,深吐一口浊气,还是将文件夹随手放在了床头柜上,快速离开了让她压抑的房间。

正文

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薛曼漫无目的地走着,看着街上三三两两的情侣手拉着手,一阵发呆。

“哎,让一让,让一让!”

薛曼反应过来时已躲闪不及,忽然一只手抓住她用力地拉了一下,右手上原本抓在手里的画稿随着风纷纷飞散。

“你没事吧?”

薛曼摇摇头,甩开拉住她的手,蹲在地上捡起来。

“喂,我问你话为什么不回答?”

薛曼皱皱眉,抬起头,“没看见我……”话未说完,她猛地站起来,看向男人身后的方向,接着便向着了魔似的推开挡住她的身影,朝着一个方向追去,手里刚捡起的画稿再次随着她的松手飘啊飘。

顾冷看着女人离去的背影,张了张嘴,然后蹙眉蹲下身子将第二次被抛弃的画稿一一捡起,越捡眼睛越加发亮,直到捡到最后一张与众不同的画稿,他深色的眸子才闪了闪,一阵深思,右手轻轻拿开,便看到两个稍稍潦草的签名,薛曼。

再说薛曼她追着车子跑了一段路之后,气喘吁吁地扶着一棵树喘着气,盯着车子消失的方向直咬牙,休息了片刻,才招过一辆出租车。

车上电话响了起来,一见来电显示,她懊恼地拍拍头,今天真的太糟糕了!

接了电话很是讨好的道了声歉,说明自己有事,过几天才能交稿,听那头碎碎念了几句,终于得以挂了电话。

只是一想起刚刚竟将画稿弄丢了,脑仁便一阵发疼。

江泽,江泽,你真是我的毒。

“小姐,到了。”

薛曼收了神,站在这高楼大厦下仰视了一番,心脏一点点收紧,她真的迫切的想要证明自己看错了。

“这位小姐,您找谁?”

“我找江泽!”

“您有预约吗?”

薛曼摇摇头,继而想到了什么,又问道,“他在吗?”

“江总一个小时前出去了……”

闻言,薛曼的身子晃了晃,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道了谢离开,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了家里。

她恍恍惚惚地打开早上出门前被她丢弃的文件,下一秒整个人跌坐在了地上,文件也从手里无声地滑落。

视线渐渐模糊,离婚协议四个字简直刺痛了她的眼。

果然如此,也该如此。

那个骄傲的女人回来了,她的血已经不值钱了。

这么久了,江泽从不碰她,明明很多次她看见他清冷的眸子染上了情欲,可他仍旧仅是用手来羞辱她!

是想她有羞耻心签了这离婚协议吧?

可是,江泽,你可知道,从提出要嫁你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没有脸了,何况羞耻心这种奢侈的东西……

正文

一连几日,江泽都没有出现过,薛曼早已习惯了这样,自己只是占着江太太名分的小情人罢了,不,她连情人也不是。

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拿着自己重新画好的设计准备出门,她已经为了江泽迷失了自己,也失去了自己的朋友圈亲人,再不能丢了这份小兼职。

交了画稿会有一笔不小的收入,刚好可以买份小礼物去送给今天生日的奶奶了。

无论她与江泽如何,总归江家待自己并不差,她不能顾此失彼。

“曼曼,你来了。”

刚走进出版社,张姐就迎了过来,薛曼笑笑,将自己手里的画稿交过去,这是根据小说来改编的漫画稿,上一次稿件丢失,她为了防止被有心人捡去,费了些心思,将内容重新修了修。

张姐仔细地看了一遍,眼睛顿时眯成了一条缝,“曼曼,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

“满意就好,张姐,我今天还有事……”

“好,我给你财务那儿打个电话,你去拿稿费,有稿子我再发你邮箱。”张姐拍拍她的肩,给她比划了一个加油的动作。

薛曼点点头,“你忙,我先走了。”

走出出版社,薛曼仰头沐浴着阳光,嘴角的弧度逐渐放大,昭示着她此刻的心情大好。

楼上一个高大的身影看着她渐行渐远,不知为何,似是被她影响了般,心情竟也莫名的明朗起来。

手轻轻抚摸着刚刚送过来画稿右下角的落尾名,薛曼,真是个有意思的女人。

江氏。

“她没有签字?”

“是。”

“上面条件不满意?”

“夫人……”

“嗯?”江泽把玩着笔的手一顿,抬头冷冷地扫视了周瑾裕一眼。

“是……是薛小姐,她说,与其拿着那些东西滚蛋,不……不如……”周瑾裕偷偷瞄一眼江泽的脸色,迅速说完下面的话便噤了声,大气都不敢出,“不如霸着江太太的身份好吃好喝一辈子……”

“啪嗒”江泽手中的笔应声而断,周瑾裕倒抽一口气,嗷,可怜的笔啊……

“很好!”

两个字,总裁办公室的空气瞬间降到了冰点。

周瑾裕着实为薛曼捏了一把冷汗,他其实也觉得薛曼早签了的好,省的遭罪,哎,奈何,那姑娘就是要在一棵树上吊死了。

“晚上给老太太准备的礼物备好了吗?”

周瑾裕连忙回神,脑袋直点,“好了。”

“出去吧。”

江家。

薛曼乖巧地坐在老太太身边陪她聊着天,因着老太太喜欢听戏,她便买了几张比较经典的戏曲,把老太太高兴地一直抓着她的手不放。

“哎呦,我的小曼曼真的太有心了,奶奶高兴,高兴……”

“奶奶,你高兴就好。”

“只是什么时候你跟泽儿生个大胖小子,老太太我才真的是死而无憾了。”

“呸呸呸,奶奶不许瞎说,你还年轻着呢,今天您是寿星,怎么能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老太太刚想说话,就看见江泽走了进来,“哎呦,泽儿,你总算回来了,快,快过来!”

薛曼心头一紧,转过身看过去,只是一秒,她一直扬着的笑容倏然崩塌。

顾瑶!

第4章

薛曼深深地看着越走越近的这一对璧人,眸子愈发酸涩。

江泽,你怎么敢!

死死地咬着牙,她才不至于在人前失了态。

“江泽,你在做什么!”江景刚从楼上下来就看到这相携而来的二人,再看看薛曼孤零零地坐在沙发上,忍不住怒吼道。

“老公,你这么凶做什么!哎,瑶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顾瑶松开江泽的手,笑嘻嘻地走到江母身边,熟络地搂着她的手臂道,“阿姨,我回来有几天了,之前想来看看您和伯父,但阿泽说,等奶奶生日再来给你们一个惊喜,所以才来晚了,真不好意思。”

“没事,来了就好,江泽你也真是,不早说!”江母斜睨一眼江泽,不着痕迹地抽出自己手,向薛曼招招手,“曼曼,走,跟妈妈去厨房看看还有什么没准备的没。”

“奶奶,我陪妈妈进去看看,你先坐这儿。”

“好好好,去吧去吧!”老太太用力拍了拍薛曼的手,薛曼鼻子陡然一酸,她明白老太太的意思,如果不是她们都向着她,她恐怕真的已经撑不住想要离开了。

“江泽,你跟我上来!”

只一会儿功夫,大厅里就只剩了老太太和顾瑶两个人,顾瑶拿着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走过去,“奶奶,你瞧,这是我给你挑的一个玉镯子,成色很好看,你戴上一定好看极了!”

老太太瞧也没瞧一眼,“瑶瑶啊,你和泽儿亲梅竹马,从小都是奶奶看着长大的,只是,现在泽儿和曼曼已经结婚了,你该知道分寸。”

顾曼眼眶瞬间红了,“奶奶,我……”

“不用说了,老太太今天只想开开心心一家人齐乐融融的过个生日,你走吧,心意我领了,东西带回去吧!”

“奶奶,大寿星,我们可以吃饭了!”薛曼调整好心态,挂着不温不凉的笑容走了过来,“顾小姐,一起……”

话还未说完,身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她扶住身旁的沙发才得以站稳,不明所以地看着顾瑶捂着脸跑了出去,“奶奶?”

“由她去!走,我们去看看有什么好吃的。”

薛曼心头微微一暖,她知道老太太是为了不让她难堪才出言将顾瑶赶走了,只是,头一抬,就对上楼梯上那双深邃的眼,“瑶瑶呢?”

“她……”

“她被我赶走了!”

“奶奶,你怎么可以这样!”江泽快步走下来,一想到顾瑶啜啜欲泣的小脸,呼吸便是一窒。

“站住!”老太太用力地敲了敲拐杖,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目光如炬,“泽儿,奶奶知道你想做什么,今天是奶奶生日,你真的要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离开吗?”

“奶奶,她不是不相干的人!”

“她就是!你要是想气死我,你就走吧!不然就给我乖乖坐着吃饭!晚上,你们两个就在这儿住下了!”

江泽还想再说什么,只是对上老太太坚决的眼神只得作罢。

饭后,薛曼陪着老太太看了会电视,就扶着她上楼回房休息,刚从老太太房里出来,就被一只手拉到旁边的房间,甩在了墙上。

额角瞬间火辣辣地疼了起来,只是还未等她抬手摸向额角,那只大手便掐上了她的脖子,死死的,用力的。

她看着男人眼底盛满的怒意,很想笑,却无奈被扼住了脖子。

“不想死,就签了离婚协议!”

正文

额角瞬间火辣辣地疼了起来,只是还未等她抬手摸向额角,那只大手便掐上了她的脖子,死死的,用力的。

她看着男人眼底盛满的怒意,很想笑,却无奈被扼住了脖子。

“不想死,就签了离婚协议!”

————————————————————————————————————————

整个人被厌弃地摔在了地上,薛曼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然后便咯咯地笑了,江泽,你也不过如此。

她笑着抬头,“如果我不呢!”

“你找死!”江泽咬牙切齿。

“你有种就掐死我!否则,我就一直占着你江太太的身份!不,我应该说到死我也是江太太!”

“啪”薛曼只觉得眼前黑了黑,今天真是把她这辈子没挨过的打都挨了,嘴里浓浓的铁锈味蔓延开来,让她恶心地想吐。

“我第一次动手打女人,你真特么贱!”

薛曼忍着痛,笑的灿烂,“荣幸之至!”

江泽眉头狠狠一皱,他真的不明白这个世界上为什么要出现薛曼这个物种,从开始到现在没脸没皮的,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

“说,怎么样才同意签字!”

“江先生,你这么帅,又有钱有势,我做江太太既有面子又不愁吃穿,还可以大手大脚的花钱,试问,我为什么要傻乎乎的签字?”

江泽咬牙,“你从来没花过我的钱!”

薛曼一怔,舔舔干涩的唇,差点维持不住脸上的笑,“所以,我可以理解成江先生是不开心我没花过你钱么?”

拖着腮帮,不等江泽说话,便继续道,“这好说啊,我明天就去行使这个权益,买买买,怎么样?”

江泽气急,这个女人永远都是这样,黑的也能被她说成白的!牛头不对马嘴!

“薛曼,我会让你后悔的!”

随着门关上的声响,薛曼紧绷的身子终于颓废下来,手慢慢捂住眼睛,强撑的泪水一下子透过指缝涌了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她没有做错任何事,只是一不小心爱错了人,错付了心。

宁可出卖自己的血也要嫁了这个她藏在心底很多很多年的盖世英雄。

只是她却忘了,她记得他,他却早已不记得她。

过了许久,薛曼才慢吞吞地起身,蹑手蹑脚地下楼走进厨房,才打开冰箱,灯便被打开了。

薛曼惊了一下,连忙用手挡住刺眼的灯光,“曼曼,你是饿了吗?”

薛曼迅速低下头,暗暗咬唇,怎么这么不巧!

“昂,妈,你还没睡啊?我下来……下来喝口水,嗯……”

江母见她一直低着头,拧眉走近,“曼曼,你怎么了?干嘛低着头?鼻音还这么重?”

薛曼心里低咒一声,在江母手伸过来的瞬间,别过脸去,却还是被瞧见了,江母惊讶地指着薛曼受伤的脸,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一倍,“江泽打的?”

正文

“不,不是……”薛曼连连摇头,“妈,是我不小心撞着了,真的!”

“曼曼,你真当我老了是不是?这巴掌印也能撞出来,我今儿个还真是长见识了!”

薛曼听出江母声音里的怒气,脖子不由缩了缩,“妈,您别生气!我……对不起。”

江母低低地叹了口气,“曼曼,我不是生你的气,江泽呢!”

薛曼不敢再撒谎,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江母恨铁不成钢的拿出冰袋,拉过薛曼走进大厅坐下,小心地给她敷着,可能因为前不久才哭过,不知怎的,薛曼竟瞬间红了眼,怕自己吓着江母,拿过冰袋,笑呵呵地掩盖住自己的情绪,“妈,我自己来,没事。”

“我竟从来不知道这小子会打女人,真是出息了!”

薛曼涩涩一笑,“是……是我太不讨喜了。”

“胡说,你看我们都很喜欢你。曼曼,泽儿只是被她迷住了眼,他总会发现你的好的。”

估计这辈子都不可能了吧……

一开始她也是这样想的,没有婚礼,没有戒指,只是简单的领了证,这些说不在乎都是假的,只是没有这个人重要罢了。

她每天做一桌子饭菜等他回来,一直等啊等,等到饭菜凉了,一热再热,还是没有等到人,日复一日,时间久了,她也就不再浪费心思做一桌子菜了,只是简单的家常小菜。

她的电话他从来不接,被打烦了,他就会直接干脆的关机。

她想,如果不是顾瑶意外的生病,而她们刚好都是特殊的熊猫血,他们或许这辈子真的不会有交集。

她爱惨了他,他却爱惨了她。

只是就此放弃,她真的不甘心。

“曼曼?”

“嗯?”顾曼回过神,正好看见江母打了个哈欠,暗骂自己不懂事,“妈,你快去休息,我没事的。”

“好,你也早点睡,明天我就给那臭小子打电话!”

“别,回头他该说我告状了!”虽然自己在他心里的形象已经一路黑到底了。

“呵,还用你告状?你这白净的小脸,这么明显的痕迹,他当我们瞎吗?”

薛曼……说的也是。

冰块刚一碰上的时候,她真的差点疼的叫出声。

可想而知,这印子也该是多明显。

“好了,妈,快去睡吧。”

“嗯,好!”

薛曼一边敷着脸,一边看着江母走上楼梯,在她快要拐弯的时候,薛曼突然出声叫住了她,“妈,谢谢你!”

江母转头笑笑,冲她摆摆手,便回了房。

薛曼的笑容渐渐敛住,大厅里没有开灯,厨房的灯光微弱的亮着,衬的她的身影格外落寞。

胸口不知为什么一阵发闷,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铃声大作,她猛地抓起手机调低了音量,却在看到来电显示时,心一下子提了起来,扑通扑通直跳,眼睛瞪的圆圆的,是他手机出了问题,还是她的出了问题?

正在她纠结接还是不接的时候,铃声骤然熄灭,就像她亮晶晶的眼睛一样,只是不过一秒,手机又响了起来,这一下她不再犹豫了,第一次打错了,总不至于第二次还打错吧?

接过电话听了一句,她就吓得冰袋直接扔在了地上,急急忙忙回了一句我马上到,开门就往外冲,连鞋子都来不及换,穿着拖鞋飞速的奔跑着,脑子里只有一句话不停循环:江先生出了车祸……

正文

薛曼不知道跑了多久,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灯光也暗的可怕,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她可以跑这么快,要知道她可是连体育都挂科的人啊……

脑子里陡然蹿出一句话,深爱一个人的你勇气可嘉。

她想,她现在就是这样吧。

终于在她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拦到了一辆车,一上车,她便瘫了下来喘着粗气,“去……去中医院。快!”

“小姑娘,你慢点慢点,你一脸伤,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可以帮你报警!”司机透过后视镜看着这张苍白的小脸上又是青又是肿的,不由有些心惊。

“不,不用!快去医院就好!”薛曼摆摆手,握着手机的手紧紧勒着。

“好,好,你坐稳!”

薛曼脑子乱慌慌的,她迫切地想知道江泽现在的情况,她真的怕极了他出事!

“小姑娘,到了!”

薛曼猛地起身,摸了摸口袋,一下子傻眼了,她出门急,竟忘了带钱了!她尴尬的将自己的手机递过去,“师傅,我,我手机给你行吗?我出门急,忘带钱了!”

司机嘴角抽了抽,见她不像骗人的样子,又可怜兮兮的,摇摇手,“算了,当我做回活雷锋吧,你下去吧!”

“不,不行!这样,你号码给我,下次我打电话叫您车,再一起结账行吗?”

司机报了一串号码,接着想了想提醒道,“小姑娘,以后晚上别这么晚出门,不安全!”

“谢谢!师傅,我有急事,先走了,我回头打电话给您!”说完,薛曼便匆匆下车跑进医院。

跑到手术室门口,抓过一个医生问道,“医生,江泽怎么样!我是他家属!”

“怎么现在才来!”医生上下瞥一眼她的样子,眉头微拧,却也没多嘴,只说了一句,“他没事,轻微脑震荡,还好即使煞住了车,好好休息就行。”

“是,谢谢!谢谢!他,他在哪间病房!”

“601。”

医生尾音刚落,薛曼人就不见了,跑到病房门口,她扶住门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绪才走进去。

只见江泽头上包了一层纱布,正安静地睡着,她紧绷绷的身子骤然放松下来,还好没事,还好……

这一路,她做好了一切的思想准备,生怕自己会扛不住,幸好都没用上。

她小心翼翼地坐到床边的椅子上,手想伸过去摸一摸,却又不敢,只得作罢,他们似乎真的没有这样安静的呆在同一屋檐下过。

手托着下巴,就这样看着他,她竟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满足。

正文

这一早上,薛曼都被江泽呼来唤去的指使着,她也不生气,只是不免觉得有些奇怪,她本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毕竟他们从来没有在同一个屋檐下和平相处过。

薛曼坐在椅子上,埋头盯着手机守着时间,时间一分一秒走的飞快,她微微撇头偷偷地瞄了眼正在开视频会议的男人,暖暖的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恍若神祗。

薛曼咬咬唇,抓着手机的手缓缓往上爬,她故意慵懒地将身子散下来靠在椅子上,假装很认真在看东西的模样,1,2,3,心里默念了一下,然后……

“咔嚓”一声。

薛曼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瞪圆了眼,她……她干了什么蠢事!!

一声轻笑传来,薛曼瞬间红了脸,抱着手机捂脸跑了出去,走到门外,愤愤地直跺脚,真丢人真丢人!

呼呼呼,深深吸气,再吐气,赌气地看一眼手机,低声咒骂,都是你,妖孽!

不过,唔,真的很帅啊!

嗷,果然认真的男人最帅。

果断将照片做了屏保,一瞄时间,都快半个小时了,连忙用手扇了扇脸上的燥热感,这才闪身进了病房,不出所料,男人的电脑依旧开着。

薛曼皱皱眉,想说话却又觉得不妥,遂掏出手机在上面打了几个字,然后递了过去。

半个小时了!!

江泽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一声不吭,薛曼眯了眯眼,又啪嗒啪嗒打了几个字递过去:江泽,一诺千金!

看着这几个字,江泽深邃的眸子闪了闪,薛曼固执地将手一直举着,大有一种只要他不收线,她就不会放手的架势。

五分钟后,薛曼觉得自己的胳膊都快撑不住了,低声嘟囔了一句,混蛋,耳尖的江泽不知为何,竟心软了几分,对着电脑那头,沉着脸说了一句,便关掉了电脑,抬头瞥瞥女人有些微颤的手,眸子里闪过一丝他都不明白的无奈,将电脑递过去,薛曼顿时怔住,她不可思议地盯着这张脸愣了几秒,她以为他会像往常一样刁难她的……

江泽蹙眉,按捺不住不耐,冷声问道,“看什么看?”

“啊?没,没什么!”薛曼一把抱住电脑,喜滋滋地扬了个笑脸,“渴不渴,我给你倒杯水!”

说完,把手里的电脑和手机随手放在了椅子上,兴冲冲地抱着杯子跑去倒水。

椅子上的手机“叮”地响了一下,江泽不经意地抬眼看过去,下一秒莫名地嘴角上扬,很快又敛住,看着窗外迷茫起来,突然,竟不想跟这个女人争锋相对下去了……

中午,江母如期而至,趁薛曼不在,狠狠地指着江泽骂道,“你这臭小子,你自己说说你哪儿修来的福还不知道珍惜,你昨晚竟然还敢动手!你还是不是男人!我怎么有你这么个儿子!”

江泽脸黑了黑,真不知道如果被他妈知道他还差点掐死那个女人,会是什么表情……

“我才是你儿子!”

“你特么要不是我儿子,我早废了你!老娘告诉你,动手打女人的男人最渣!你要是为了顾瑶那丫头错过薛曼,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江泽不屑地撇撇嘴,错过?这个女人想占着江太太的身份到死呢!就像牛皮糖似的,怎么甩都甩不掉,错过个屁!

江泽如是想着,却不想在后来的后来,真的被江母一语成戢,当然这都是后话。

【未完待续,后续加微信m10005m

更多资源尽在肥啾书屋


长按二维码可以秒加哦~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作任何负责】

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如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更多资源:

但愿君心似我心》主角: 风惜月 拓跋烨 【txt完结】

《那年,我曾爱过你》主角: 陆晓 萧楚北 【txt完结】

《说好今生要相爱》主角:季可蔷 夏雨蝶 【txt完结】

《分手到今天为止》主角:梅贝儿 梁振珖 林曦【txt完结】

《预约一起结婚去》主角:唐浣纱 敖少霆 于紫鸢 【txt完结】

《唯愿来生不相见》 主角: 风惜月 拓跋烨 【txt完结】

《以我命,换你余生 》主角: 暮雨薇赵铭渊 【txt完结】

《最熟悉的陌生人》主角: 薛曼江泽  【txt完结】

《深情不枉此生》主角: 何一杭钱乐  【txt完结】

《你是人间四月天 》主角:莫欢 陆谨言 【txt完结】

《江山不及妾成殇 》主角:楚慕青苏北辞 【txt完结】

《佳人不在何为妻 》主角: 路擎森何为期 【txt完结】

《归途识故人 似世中人 》主角:容云兮 容安卿  【txt完结】

《最傻不过我爱你 》主角:言希希  楚凌云 【txt完结】

《原来爱你这么痛 》主角:洛恩曦 傅皓琛 【txt完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