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末路狂奔 第六章 通讯员

格物邦 2018-08-26 10:38:34

格物邦 | 原创小说


封面/插图 | 来自网络

文 | 简川

音频 | Sleep Maps


天色不错,小郭熟练地在一根电线杆子旁边安上支架,爬了上去,


然后吹着小风,从怀里掏出饭盒,舒舒服服地吃了顿午饭——


这里的空气比地面好太多了,以至于平时难以下咽的粗茶淡饭都变得美味起来。


他曾经在一个公交站牌上看过一个广告,画面上是一只黑猩猩攀爬到树顶,把脑袋穿过一片白云,手搭在额角举目望远,


眼神里柔情似水,撅起的厚嘴唇仿佛是在细咂滋味。


旁边广告词是“你想未来这样呼吸吗?”


那是一个高层公寓的售楼广告,公建包含商场、幼儿园、停车场、快餐厅、电影院……


位置是小郭一辈子想都不敢想的地段。


忽然一阵静电声噼啪地响起来,小郭掏出口袋里的步话机。


“小郭,二十六号镜头拍到你的七点位置有辆车过来了。”


“收到。”小郭拿起望远镜望过去,“我看到了。


”啧,很久没看见这么漂亮的小车了,市里果然还是剩下些好东西给幸存者的。



他秉承着欣赏的态度看着小红车扬起灰尘,轻快地跑在路上,此处应有音乐,


“速度七十迈,心情是自由自在……”他情不自禁地哼起来。


接下来,情况正常,小红车就应该顺着路向北拐了。


从疫情开始到现在,还没有哪辆车不是这么走的。


小郭心里既期待小车拐过去,又有点不舍得它拐过去——


部队基地的入口处就在路的拐弯处的南侧,目前已经做了很好的掩盖,


如果小车顺着路走掉,说明开车的是陌生人;


如果能够找到掩藏的入口,就说明来者是了解部队位置的人。


也就是说,既有可能是跟部队有关的来投奔的熟人,也极有可能是危险的敌人,想要抢夺部队的设备和供给。



小红车到了拐弯处停住了,小郭握紧了手中的步话机, “报告,他们在入口处停下了……”


“收到,继续观察。”


小郭的心吊在了嗓子眼,清凉的秋风里,汗珠子顺着他的帽檐流下来。


“下来了下来了……是个女的,我拍照了,她有枪!”他也架起了狙击枪。


步话机嘶了一声。


“她……她找到入口了……请求命令!”


自从疫情爆发以来,所有的路过的车辆和行人都向北而去了,


从来没有人或者车停下,更没有人进来过,小郭不是不理解基地里的犹豫,


但是他现在急需一个可以执行的命令。


“请求命令!”他重复。“她回到车上了……车进入咱们的岔道口又停下了……”


这当然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举动,为什么车又停下了?



“她,她又下来了……”小郭的嗓音变得嗫嗫的,随后他的声音便高兴地扬起来了,


“报告,她进来之后,下车又把入口掩盖起来了。”


这个举动无疑是一个非常友好的信号,说明来人也想要保住基地位置的秘密。“她是自己人吧?”


基地没有回答。“她是自己人吧?请求命令!”


“警戒!”基地里面给出了命令。“我们马上就到。”


小郭只好老老实实地继续蹲在电线杆子上。


他虽然端着枪,却在心里劝慰自己,这里太远了,其实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他远远望着小红车一路走走停停,准确无误地经过每一个岔路口,


也经过他亲手参与设置的一个个掩体,又停下来复原掩体,心中升起越来越多的希望……


在最后两个掩体前面,小红车被一辆迎面而来的卡车拦住了,卡车上下来两个全副武装的军装,


小红车上下来两个女人——和一个孩子。



他仿佛在度日如年地在镜头里看一出默剧。


他们先是对峙地站着,说了什么,一个女人拿出什么给军装看,然后一个军装检查了整辆车,抱起了孩子。


另一个军装握住了拿东西的女人的手,女人用手擦脸,然后他们分别回到车上,车子进了掩体。


“她们是家属,允许通过!她们是家属,允许通过!”


步话机的静电声再次响起,语气欢欣雀跃。


随之而来的,还有基地那边的欢呼声。小郭的心才放到肚子里,他收起枪,又哼起歌来。


“把你小子美的!”步话机里传来一个明明很严厉,却又很高兴的声音。“好好警戒!”


“是!指导员!准备向下一个警戒点出发!”


小郭对着天敬了个礼。“指导员,她们是谁的家属啊?”


指导员的声音降了一个调,“侦查连杨副连长的家属和孩子,另一个是她们在市里遇到的帮助她们的陌生人。”



“杨副连长……”侦察连是最早一批响应去市医院救援的,他们一个都没有回来。


“她们说没说,市里怎么样了?”


指导员在步话机那边叹了一口气,“晚上回来再说吧。”


“哦。”小郭收好枪,准备爬下支架了,忽然,心里不安的感觉又升起来,他端起望远镜,看向市里的来路。


“报告!报告!两辆吉普车刚刚路过二十六号摄像头,基地,你们看到了吗?……他们……过了路口向北了……”


“等一等,看他们在前面岔路是怎么处理的。”


大约过了几分钟,“他们减速停下了……下来了三四个人,我拍照了,太远了,不太清楚……


他们在往回指……还有的在往前指……他们上车了……他们调头回来了!”


“按兵不动,注意隐藏!”指导员急切地下命令。



小郭趴倒在支架上,前面两排与电线杆平行的白桦树给了他很好的遮掩。“他们开得很慢,伸出头来,好像在找什么……”


“我们到营地了,先把他们的照片发过来。”


小郭在设备上按了几个操作。


“你们看,认识这几个人吗?他们可能是跟踪你们过来的。”指导员问。


“是,我遇到过他们,他们……”一个女人的声音说。


“他们是坏人!”一个孩子的声音说。


步话机嘶嘶地震动了几下。小郭知道,这是指导员思考时候的习惯,他会把步话机在手里掂来掂去。


“报告,他们从车窗伸出一个天线!”


“静默三分钟,然后炸毁四号掩体,把他们吸引到北边去,完毕。”指导员果断作出判断。


“静默三分钟,炸毁四号掩体。确认!”


小郭啪地关掉步话机,在手表上按下定时,又从屁股后面的口袋里摸出一个遥控器,紧握在手里。



绝对的静默。


金灿灿的无人收割的玉米田此起彼伏,干爽的长叶在风中琳琅耳语,好像她的柔声细语;


白桦树的枝条摇曳舒展,仿佛是她眯着眼,顺风扬起的长发;


风拂过脸庞,好似她的手指尖,又在俏皮地撩拨他的心绪……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吉普车如同无声的老电影,默默行驶在远方的路上,天线慢慢展开,花朵般轻轻旋转,好像她的眼睛,灵动地转呀转。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出自哪里?”


老师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走近敲敲她的课桌问。


她答不上来,穿着白裙子倔强的站着,窗外阳光晃在她身上,明亮亮的,


她的眼睛就那样灵动地转着,轻轻抿着嘴,有点不知所措——


她是南方来借读的女孩,也许骨子里就是淮南橘子的独特的清甜味道吧。



坐在第一排的矮个子小男生轻轻起来,在老师背后,挥动双臂,表情夸张地做着口型。全班同学都笑喷了。


老师一回头,“郭浩然!”小男生立刻缩了回去。


她笑着抢救他:“《晏子春秋》。”


声音如银铃般好听,老师的注意力只好又被拽了回来。


下课铃响,老师无奈地放过他们……


腕上的手表滴滴响起,小郭按下手中遥控器的四号键,北方响起一阵轰鸣……


远处吉普车猛地停住,调头驱往爆炸的方向。



火光冲天的四号掩体是一处无人的田间村屋,里面有几具丧尸残躯,和一辆破车,是声东击西的极佳选择。


小郭一动不动地趴在支架上,看着吉普车在村屋附近兜兜转转了许久才停下,


车上秃鹫般的人们下车盘桓着,激烈地争吵着。


不远处的丧尸被爆炸声惊扰,于是纷纷凑过来,他们开枪放到了几个,不得不跳上车,一路狂奔回市里去了。


小郭估摸着时间,他们出了天线所能及的范围,于是打开步话机。


“报告,爆炸成功,他们撤回市里了。请求下一步指示。”


“十五号摄像头检查完了吗?”


“检查完了,没有问题。”


“那你先继续检查,我派人到十七号摄像头跟你回合。


然后,你们一起去检查一下路边的掩体和障碍,确保这些人即使再来,也不会那么容易发现基地的位置。”


“是!”



“刚才我们和嫂子聊了一下,他们是现在住在市监狱的一些不太友善的幸存者,


我们有任务在身,人手也有限,目前的重点仍旧是继续隐藏,


保住现有的设备和补给,等待上面的下一步指示,所以要尽量避免主动交火。”


“是!”


“注意安全。”


“是!”


“通话完毕。”


“完毕。”



小郭爬下电线杆,收起支架,坐回通讯车里,发动,赶往下一根需要检查的电线杆。


音响音量已然调到耳朵能够听到的最小极限,那是一个有点口音的女孩子自己录的歌:


他穿着那一身军装,他正在那里站岗,


晚风拂过,漫天星光,遮盖不住他冷峻的脸庞;


他守卫在祖国边防,他今晚仍如雕像,月圆之夜,万家灯火,他却只能用思念回到故乡;


想知道妈妈是否安康,鬓角的白发是否悄然增长;


想知道恋人近来怎样,有没有孤独时为爱牵肠;


当兵的人啊要走四方,家里的事情只能先放一放;


亲人和朋友请多原谅,战士在和平中默默守望……

 

当天塌地陷的关头,人们总是想起了你;


当花好月圆的时候,你又悄悄淹没在那笑声里……


本文作者:简川

格物邦 自由撰稿人

代表作:《末路狂奔》 连载中

编辑/校对:空虚小编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


往期文章链接


末路狂奔 楔子    末路狂奔 第一章    末路狂奔 第二章

末路狂奔 第三章    末路狂奔 第四章上   末路狂奔 第四章下

小说 | 末路狂奔 第五章


☟ 点击阅读原文投稿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