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小说】你是我的鬼迷心窍

修真小说吧 2018-08-04 12:28:24

修真小说吧提修真小说,仙侠小说,玄幻小说,修真小说爱好者都在关注

点击上方“修真小说吧

关注我们,百万修真小说免费阅读全本!

第001章 流产!

医院。

“靳少,靳太太,这是你们与胎儿的DNA鉴定报告书。”

医生将报告书毕恭毕敬的递给眼前的男人。

小心翼翼道:“根据鉴定报告显示,靳太太与胎儿的DNA百分百确认为亲子关系,而靳先生与胎儿的DNA只有89.999%……亲子关系不成立!”

倏然,整个诊室因落下这一炸天消息一片安静!

童希惊愕茫然的看向身边正持着鉴定报告书的丈夫……

只见他拿着白纸的右手青筋暴起!

那双鹰隼的黑眸死死盯在鉴定结果上!

犹如两把尖锐的利刃能将报告书刺穿——

“夜廷……”

童希害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慌乱道:“这不是真的!夜廷,孩子真的是你的!是我们俩的!”

她这一辈子只有过他靳夜廷一个男人!

又怎么会怀上别的男人的孩子!?

童希双手紧紧抓在靳夜廷拿着报告书的右手上。

再三解释:“夜廷,你知道的,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我从来都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孩子是我们的!”

看着眼前那张生冷寒彻的侧脸,童希的心都七上八下跳着。

这个男人……愈是不发一语,就愈是可怕!

直到‘嘶拉——’一声!

手里的DNA报告书被撕成两半,靳夜廷才只字片语吐出两个字:“堕胎!”

“……什么!?”

童希吓得抓在他手臂上的双手都松开……

不敢接近。

这已经是她第三次怀孕了!

前两次因为子宫内膜过薄,孩子每次都不出两个月就流产!

这次她好不容易已经坚持到六个月,如果再流产的话……

童希不敢继续想下去,后怕的往后退步,远离这个预谋杀害她孩子的男人——

“不……夜廷不可以……”

童希慌乱的步步后退:“夜廷这是你的孩子!你不可以这样对孩子!”

难道只因为怀孕前,她在酒店里的一张床照就让他怀疑孩子父亲的真实性?

让他在孩子都还没出生,就迫切带宝宝来做DNA??

童希摇着头拒绝:“我不要……夜廷,我不想再流产了……”

眼前,男人着黑色西裤的长腿一迈——

一把就将不断后退的童希抓住!

“不要试图违背我,我们的婚姻里从来不是你说的算!”

语毕,靳夜廷就钳制住童希的手将她整个人往诊室外拽——

当场放话:“现在就准备手术,我靳夜廷从不给别人养孩子,我的女人……更不准养!”

“不要!夜廷这真的是我们的孩子!”

童希抓着门诊室大门不愿被对方拖往手术室。

央求道:“夜廷,我们再鉴定一次!一定是鉴定错了!”

提及鉴定错误,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就黑了又黑——

“童希,这已经是第二次鉴定,我能信你两回……这是我对你最大的限度!”

“呼——”一阵劲风掠过。

童希就被人一把扛上肩头!

脑袋朝地。

以一种屈辱难堪的姿势被人扛去流产室!

身后跟随着三三两两的护士医生,以及靳夜廷的六名黑衣保镖,一路陪同押送!

“靳夜廷!”

童希腾空蹬着双腿反抗:“真的是我们的孩子!夜廷你要相信我!这真的是我们的孩子!”

伴随医生指引,很快就进入冰冷的流产室。

靳夜廷一把将她扔在流产台上,就有人将她双手双脚以大字型索邦住!

童希吓得双肩发颤。

不待她定神相求,一行黑衣人就跟在靳夜廷身后冷漠离开……

再入眼的就是那根细长尖锐的针头扎进身体!


第002章 往后都要学会用这种方式取悦我!

童希再次醒来时,正被靳夜廷抱着步入靳家大院。

“孩子……我的孩子……”

她睁眼就开始慌乱的摸肚子,直到感受到那隆起的腹部没有平扁,才惊喜的松了口气!

而这些小动作却被男人尽收眼底——

“童希,你真会玩,这次大出血,下次还想玩什么?”

头顶传来男人阴森森的声音……

原本是一场堕胎手术,中途却来了一场大出血!

不得已下,医生将她与孩子一起保住。

童希头靠在男人肩膀上,却感受不到半点安全感和温暖。

他们结婚三年,夫妻感情却并没因时间变得深厚,反而愈发冷如冰窟。

童希知道,如果当年不是靳夜廷喝醉把她当成童雨柔破身,他娶的不会是自己,而是那个躺在医院里三年未醒的植物人姐姐……

与他来说,她童希不过就是靳家为了外界名声强逼塞来的累赘!

他早恨不得她能从他的世界消失才好!

卧室。

一进房门,靳夜廷就将怀里的小女人粗鲁的丢在一旁。

朝皮质沙发上一坐,刚毅的下颚朝他双腿间的地板比了比,下令:“过来,跪下!”

“……”

空气,因他的话瞬间凝滞——

短短几个字眼却满含羞辱讽刺!

童希迟疑的摸了摸肚子,现在她怀有身孕,如果不以这种方式,恐怕会伤害到肚里的宝宝……

想着,她还是踱步到他面前妥协跪下……

双手微颤的解开他窄腰上的男士皮带,西裤纽扣,拉链……

进入。

碍于孕期不适,加上对方的硕大,以致才刚开始童希就想全身而退。

而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似是看出她的动机,大手一把摁住童希后脑!让她无处可退!

“唔……”

童希难受的嘤咛一声。

靳夜廷幽深的鹰眸锁在童希因难受而涨红的脸上,居高临下的睥睨:“多学学,比起这具背叛的身体……往后都要学会用这种方式取悦我!”

“不……”

童希想挣扎,可整个人都被他控制得不能动弹,喉口是火辣辣的疼!

……

次日。

童希再次醒来,床上只她一人。

结婚以来他们从没同床共枕过一晚,每次他都是匆匆完事后离开,他对自己的感情简单到只有生理需求没有心。

“太太,你醒了?”

柳姨端着牛奶进来。

见童希面色不好,关心道:“太太,您现在怀着身孕得多注意安胎,一会儿起床把牛奶喝了吧,早餐也已经备好了。”

“嗯。”

童希应声。

柳姨是靳家的管家。

自从嫁进靳家后,每次在她无数次身心疲惫独守空房的夜晚,都是柳姨在关照她。

童希起床洗漱了后,跟在身后的柳姨还没离开。

“怎么了柳姨?”

童希端着牛奶喝了口,只觉喉咙口都还在隐隐作痛!

“这个……”

柳姨吞吐道:“这些天先生说他公司有事不回来住,昨晚他离开前交代说……让太太好好养身体,一礼拜后他回来时希望可以看见太太身体康复,进行……堕胎手术。”

“嘭!”

童希拿在手里的玻璃杯顿时掉在地上,牛奶撒了一地。

最后那四个字如同一把利刃剜在早已伤痕累累的心房,明明话如纸薄,却轻而易举的抽空她所有力气!


第003章 离婚!

当晚。

凌晨两点童希躺在床上睡觉时,卧室的灯就陡然大亮——

睁眼就看见回来的丈夫!

“夜廷,你回来了!”

童希睡意全无,忙下床迎上,“柳姨说你公司有事要一周后回来,怎么这么快就唔……”

话还没说完,童希迎面就被一张白纸一巴掌正面拍在脸上!

再等她定睛一看,才发现纸上赫然写着‘离婚协议书’!

惊得她双腿都软了软。

原先就因大出血身子虚弱,如今这一刻看见离婚协议更像是要将她全身力气全都抽空一般。

“夜廷,你这是……”

“三天内签了字后,我会让律师过来取。”

他冰冷的话语没一点情绪。

仿佛这段婚姻与他来说没任何感情!

童希不愿道:“夜廷我不想离婚……孩子真的是我们俩的,我和你发誓!”

“你的誓言值多少重量?”

靳夜廷冷笑。

当着她的面坐在沙发上就点了根长烟,完全不顾及她肚里的孩子!

童希往后退了退,不想吸入太多二手烟伤害到宝宝,可对他却又不敢提任何意见。

坐在沙发上长腿交叠的男人早已将她这诸多小动作尽收眼底——

眼里的眸光更是鄙夷嫌恶。

“童希,你以为我是因为孩子和你离婚?那你未免太自信了!今天医生说雨柔病情有所好转,在她还没醒来之前……我不想让她知道我和你已经结婚了,明白?”

所以……他和自己离婚只是为了让姐姐开心?

只是想在那个植物人姐姐醒来之前,和自己撇清关系!?

童希只觉心上密密麻麻被扎满银针——

刺痛!扎心。

她怎么就忘了,这么多年来他靳夜廷的心上人一直都是那个昏睡三年的植物人姐姐,与她离婚,不是因为孩子而是因为不爱……

那种感觉与束手无策,无力改变又有多少差别。

而她现在难过的不是这段失败的婚姻,而是他的深情从未给过自己……

……

又是一连两天靳夜廷没回来。

那晚他给了离婚协议书后就离开了,依旧没过夜。

第三天,童希怕律师过来取离婚协议书,所以打着去医院看姐姐的名义想逃过一天。

可到了医院才发现,靳夜廷也在!

“靳少,你在这已经陪了两晚没睡过了,还是回去歇歇吧?这里有护工照顾着。”

病房里医生关照道。

站在门口的童希心微凉……

她怀着孕两天两夜等自己丈夫回来,就为了挽回离婚的事,而他却在这里陪别的女人两天两夜……

她是有多可笑!

靳夜廷启口:“我不累,这礼拜我都在这陪着。”

“这……”

医生见了也是无奈:“可这会得给病人擦身,靳少您看……要不要先回避下?”

“不用。”

靳夜廷眉心微皱,“我帮她擦就好,你们出去。”

“……”

众人迟疑,但没人敢违背他的话,所有人只能被打发出病房。

童希待在病房门口见势,赶忙绕开装作路人。

待病房里医生全出去后,才小心翼翼看门缝里头……

只见靳夜廷正动手在解童雨柔的衣服!

动作温柔轻巧,如同触碰一件昂贵易碎的艺术品,与每回他们俩亲热时粗暴凶狠的他判若两人!

看着自己丈夫一颗颗解开别的女人衣服扣子,童希整颗心都被紧紧吊着!

仿佛解开的每一颗纽扣,都是在撕碎她的心!

“雨柔,你真美……我想要你。”

病房里传来男人缱绻低柔的嗓音。

童希模糊着眼眶看去,就见他身体已压在童雨柔身上!!

此刻的他,正动手解着皮带!

她的丈夫居然对一个植物人起了生/理反应!!?


第004章 求求你救救孩子……

这一刻,童希觉得自己坠入深渊!

无数把利箭一下下戳在她淌满血的心脏上又拔出来,再戳进她心脏来回重复……

让她痛到不能呼吸。

仿佛周围的空气都被剥夺,让她透不过气。

“噗通……”一声。

她整个人都跌坐在地上——

浑身尽连站立的力气都被抽空。

“谁!”

病房里传来男人警戒的声音——

下一秒,还不待童希起身逃离现场,病房门就被里头的人一把推开!

童希跌坐在地,就见男人笔直修长的身影居高临下的俯视——

如同一个帝王浑身凌厉。

童希吓得连忙解释:“我……我就是刚好过来想看姐姐,没想到……对,对不起我现在就走!”

话音刚落,本就怀着孕又加大出血后的身子行动吃力不便,如今手忙脚乱的撑起身子起身,却好几回都重新跌回冰冷的地面。

最后,站起来还是因为靳夜廷一把粗鲁的拎起她衣服后领!

“童希——我看你是在找死!”

靳夜廷拽着她衣服就将她整个人拉进病房!

抬脚一踹,又将病房门落锁!

童希吓得双脚都是软绵绵的,完全是靠被他拖着进来!

“夜廷我……”

“嘶拉——”

衣服瞬间被扯得破碎!

童希恐惧的挣扎:“夜廷你要做什……啊……”

身后的人完全不顾及她怀着身孕的身子就对她攻势!

方才对童雨柔的yu念在这一刻全都施加在她身上!

好像她就是童雨柔的替身,就是他靳夜廷在解决这方面事上的工具!

童希分不清是心痛还是身体的疼痛,哭着求饶:“夜廷你不要……不要这样……我,还怀孕……”

“啪!”

他一掌打在她身上。

“童希,你没资格要求我!你只是我靳夜廷的玩物,等雨柔醒了,你也可以滚了!”

一场挣扎与抗衡的欢/爱结束,童希分不清是肚子还是下身,疼得她几回近乎晕厥!

最后只见刺目的红色血液从她双退一路流淌在地……

整个人都虚弱的倒在地上。

童希捂着肚子发疼,忍痛道:“孩子……夜廷我……我肚子好痛……”

而他靳夜廷完事后,转而就走向病床去看童雨柔,对瘫坐在地上的她不管不顾!

好像与他来说,自己就是一个工具!根本没有生命!

除了在解决这方面的事以外,其他时候她童希在他眼里可说是隐形人一般存在着!

或许,她就算现在流着血死在这里,他靳夜廷都不会看她一眼吧!

“咚咚咚——”

“靳少,童雨柔小姐的主治医生来了,说是找您去他办公室说下病人目前情况。”

门外,传来靳夜廷助理的声音。

倒在地上的童希还没出声让他帮忙找来医生,就见他已健步如飞出去!

“夜廷……”

童希跟不上他的速度,几乎是扑在地上拉住他西裤的裤脚管。

虚弱的央求:“夜廷……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我,我肚子好痛……啊……”

“呼——”的一阵风声掠过!

他抬脚就甩开抓在他西裤裤管上的那只手——

此刻的他高高在上,俯视的视线如同冰刀,冰冷无情。

“童希,怀我的孩子你根本不配!”

他嫌恶的语气沾满对她的藐视!

好像她是多么肮脏的虱子蝼蚁,让他多看一眼,甚至连触碰,都让他反感。

靳夜廷转身,就头也不回的出了病房——

那冰冷狠厉的一脚,在此刻仿佛甩开的不止是她,还有他们之间的距离,和她肚里那个孩子的生命……


第005章 童雨柔醒了!

童希匍匐在地上,源源不断的流血让她没多少力气,所能感受的不止是下/身传来的疼痛,更是心上撕心裂肺的闷痛和无助!

这种痛,竟让她连一滴泪水都流不出。

却能令她身心俱疲……

童希想到肚里那个可怜的孩子,就从地上起身想去找医生。

双腿打着颤从地上爬起那一刻,就看见病床上的一双眼睛直直定在自己身上!

目光阴险、凶狠!

没半点身为植物人该有的虚弱,反而格外清醒!像是早已醒来许久……

“姐、姐……”

童希吓得才站直的身子就往后退两步——

不是因为童雨柔的醒来会让她与靳夜廷彻底分开,而是真正被那道满是仇恨的视线看得背脊一凉——

甚至让人不敢相信,这个躺在病床三年来从未动过一下的人,就这么毫无征兆的醒来!

而那看着自己的眼神像鬼一样恐怖阴冷!

童希吓得有些吃惊,半晌才回过神,确定童雨柔是真的醒了!!

“姐……你,你醒了……”

“怎么,很吃惊?”

躺在床上的童雨柔似笑非笑,眼底清明又狡黠。

“我已经醒了半个月了,这半个月里我每天都感受着夜廷陪在我身边,喂我吃喝,帮我擦身穿衣,深夜又在我耳边说着情话,还有……”

“对我这个植物人起生/理反应,几回都差点要了我呢!还不知道……他这三年里对我这个植物人是不是控制不住,都碰过我好几回了。”

“……”

童希一片沉默。

她承认,他靳夜廷真的对这个植物人姐姐起反应,起码……刚才她不就亲眼看见了么……

最后还拿她当成工具!

只是没想到的是……童雨柔竟已醒来半个月了!

“姐姐你醒来为什么不告诉夜廷?不告诉医生?”

童雨柔笑而不答。

可那温柔的笑意看起来更像笑里藏刀。

“来。”

她躺在病床上看了看墙壁上的求助铃,亲和道:“小希,姐姐现在动不了,你自己过来按铃就会有医生进来救你和你的孩子了。”

童希看向病床边的求助铃……

与她只三步之遥!

仿佛这是一个生命铃,按下她和她的孩子就能获救了!

可明明不过三步的距离,她却疼得走一步摔一步,连爬带走才走到求助铃前……

而此刻躺在病床上的植物人竟突然坐起来!

动作僵硬,表情冰冷。

一身白色病服像女鬼一样阴森森的,“知道我为什么不告诉夜廷我醒了吗,因为我要你们即便离婚后,他都对你恨之入骨!我要他亲手杀了你!消失在他世界!”

打从童希出生,童雨柔就厌恨她这个同父异母的孩子,认为她破坏了她的家庭,后来又嫁给了靳夜廷,她早已对她恨之入骨!

童雨柔顺手就按下床头边的求助铃——

还不待童希从她话里的意思回神,童雨柔拿起床柜上的水果刀强力塞到她手里,握着童希的手就一把将刀刺进她胸/口!!

血液瞬间满布她的白色病服,形成一大片血迹!触目惊心!

“童雨柔你做什么!!”

童希不敢置信,才刚醒来就又自杀?!

伴随着求助铃发出的阵阵声响,从外面立马冲进来医生和靳夜廷!

而在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女人浑身是血时……

他靳夜廷的眼里瞬间冒火!

“童希你居然敢对她下手!你是不是想死!”

他大步向前,大手毫不怜惜的一把就掐上童希脖子!

一手掌控着她纤细的颈项,将瘫坐在地上的人以掐着她脖子的方式将她整个人提起!

“不……不……”

童希本就还流着血浑身无力,此刻她只觉快要窒息!

若不是为了肚里的孩子,她恐是都支撑不到这一刻!

“我没有……夜廷,咳咳……是她,是她自杀的……”

童希害怕的想挣扎,却因牢牢被摁住的前颈透不过气,闷痛无力,细小的喉口都快被拧断!

靳夜廷面色一沉——

“你还敢诬陷一个植物人!?童希!我要你一命抵一命!”

他大手一发狠,彻底让童希头一歪,断了气!

像一个布娃娃一样全身没有支撑的骨架,软绵绵的挂着,唯一的支撑点来自那只掐在脖子上的手——

辣文合集提供辣文,辣文小说爱好者都在关注

扫码关注!!百万辣文小说资源免费阅读!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