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光阴不虚度免费完结版阅读

免费可米小说 2018-10-24 16:49:46

识别上图好米小说官方唯一二维码图片,阅读光阴不虚度小说全文。点击进入书城签到可免费领取书币!小说光阴不虚度全本全免,光阴不虚度在线免费阅读。

第一章 引人瞩目的婚礼

《光阴不虚度》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 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晚上六点,清河国际大酒店热闹非凡,时不时都有豪车停靠门口,一个个明显身份不俗的男女步入酒店,酒店里,身穿大红旗袍的迎宾小姐热情的引导着这些宾客前往二楼。

  身为青云市最高端的酒店,清河国际大酒店二楼宴会厅正在举行青云市有史以来最为高端的一场婚礼。

  英俊多金的新郎陈子轩乃是青云市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他就是高富帅这三个字的最佳代言人,而他的父亲乃是青云市市长,在私底下,陈子轩更有着青云第一公子的称号。

  然而,即便如此,每个参加婚宴的人都觉得,这一场婚姻,乃是陈子轩高攀了。

  新娘叫赵清雪,清雪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最新福布斯华人富豪榜前十名里唯一的女性,数次登上时代周刊封面,家世非凡,能力出色,更有着绝色的容颜和性感的身段。

  赵清雪乃是公认的青云市第一美女,但并没有人将青云第一美女的称号加在她头上,因为大家觉得,这个称号甚至是对她的侮辱,小小的青云市,不配为她冠名,她不仅仅是青云市的第一美女,放眼整个华夏,她的美貌,也无人可以超越。

  因此,每个人都觉得,陈子轩能娶到赵清雪,绝对是走了狗屎运。

  “您好,婚宴在二楼。”

  “您好,请从这边上二楼。”

  酒店前往二楼的楼梯已经铺满红毯,盛装出席的宾客迈着优雅的步伐缓缓上楼,漂亮的迎宾小姐对每个走进酒店的客人都几乎说着同样的话。

  酒店大门再次旋转起来,又一个人出现在迎宾小姐的视线之中,这漂亮的迎宾小姐眼里闪过一丝异彩。

  这是个高大帅气的年轻男子,穿着一身崭新的警察制服,大约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脸部皮肤白皙但却棱角分明,丝毫也不失阳刚,而此刻,他脸上也满是喜悦之情,若不是他的打扮不对,说不定会被人误认为他就是今天的新郎。

  这帅气警察进门之后就快步走向电梯,那漂亮的迎宾小姐急忙跟他打招呼:“宁警官,婚宴从这边走!”

  “谢谢。”帅气警察朝迎宾小姐笑了笑,却是继续朝电梯走去,“我不是来参加婚礼的。”

  电梯门恰好打开,帅气警察走了进去,很快消失在那漂亮迎宾小姐的视线中,而那迎宾小姐则是两眼泛光的喃喃自语:“宁警官真的好帅啊!”

  “别花痴了,有那么帅吗?”旁边的另一位迎宾小姐忍不住说道。

  “必须有啊,不帅能当我们市警局宣传画男主角吗?宁警官就是我们市最帅的警察!”犯花痴的迎宾小姐两眼都是星星。

  已经进入电梯的宁凡并不知道这两位迎宾小姐正在背后议论他,而他即便知道也不会在意,他即将要做一件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事情。

  电梯在五楼停下,宁凡快步走出电梯,轻车熟路的来到五零二房间门口,刷卡开门,然后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装饰得颇为温馨还略显情趣的蜜月套房,客厅桌子上,有一束鲜艳的玫瑰花,玫瑰花旁边,还有一个蛋糕和一瓶红酒,而这自然不是酒店奉送的,而是宁凡之前就已经准备好的。

  宁凡从兜里拿出一个戒指盒,打开,仔细看了看那颗白金钻戒,又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重新放进兜里,神情稍显激动。

  “童童应该快到了吧?”宁凡自言自语,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童童本名童话,是宁凡的女友,两人的恋情在很多人眼里也像是一个美丽的童话,而今天,宁凡要给这个美丽的童话一个圆满的结局。

  今天是五月二号,是宁凡的二十五岁生日,也是他女友童童二十四岁的生日,在五年前的今天,两人相识,四年前的今天,两人正式确定恋情,毫无疑问,对两人来说,这是个很特别的日子,而就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宁凡特别选择了五零二房间,准备向女友求婚。

  鲜花,蛋糕,红酒,戒指,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只需要女主角到场了。

  “嘟……嘟……”连续响了数声之后,电话里终于传来声音:“您好,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

  “唔,童童应该在开车,等会再给她打吧。”宁凡自言自语,放下手机,开始耐心等待起来。

  自从三年前大学毕业之后,宁凡和女友便成了传说中的异地恋,但空间的阻隔并没有成为两人的阻碍,聚少离多的日子反倒让两人之间的感情日益浓郁。

  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白裙飘飘的美丽身影,宁凡的神情不自觉的温柔起来,遇到那个叫童童的女孩,是他这些年来最为美好的事情之一。

  “终于二十五岁了,从明天开始,我就不用继续低调做人了。”宁凡喃喃自语,“童童,我也会让所有人明白,我能给你最好的生活。”

  未来的美好生活近在眼前,宁凡有些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他又拿起手机,再次拨通了女友的电话。

  只是,这一次,电话还是没人接。

  宁凡又等待了十来分钟,然后再次拨通女友的电话,然而,还是没人接。

  这一次,宁凡眉头终于皱了起来,他心里突然有了一丝丝的不安,童童难道出事了?

  不好的预感,让宁凡开始连续不断的拨打童童的电话,只是那边传来的声音始终是那一句:“您好,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

  宁凡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浓烈,他再一次下意识的拨出童童的号码,同时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若是这次还是无法打通,那他就要出门去找人了。

  依然是无人接听,宁凡挂了电话,快速起身朝门口走去,但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拿起手机一看,童童两个字便跳入宁凡眼里,宁凡顿时大喜,马上接通电话,语气却显得有些急切:“童童,你到了吗?你没事吧?你电话一直没人接……”



  “你是谁?”宁凡一怔,更加急切的问道:“童童的手机怎么在你手里?童童怎么了?”

  “我是童童的未婚夫!”电话那头的男人语气显得很不满,“我警告你,不要再骚扰童童,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你说什么?”宁凡一时间以为自己听错了,刹那间,他仿佛被一桶冰水从头淋到脚,满腔的激动和喜悦被彻底浇灭,足足愣了有十秒钟之久,宁凡才用一种近乎低吼的声音说道:“不可能,这不可能,让童童接电话!”

  “吼什么吼?你一个山旮旯里的废物警察,真以为你配得上童童?”对面那男人的声音充满不屑,“算了,我懒得跟你废话,就让童童亲口跟你说,让你早点死心!”

  宁凡呆呆的拿着电话,他的世界似乎突然静默了下来,短短的几秒钟时间,对他来说似乎是度过了无比漫长的几个世纪,直到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柔柔的声音:“对不起,宁凡。”

  声音依然是那么的熟悉,正是童童的声音,可这一刻,宁凡却感觉到一股来自心底的冰寒。

  “是真的吗?”宁凡的声音颇为艰涩。

  “我本想当面跟你说的。”童童轻轻的说道,声音却很平静。

  宁凡的心情已经彻底沉到谷底,但他还是忍不住问出了三个字:“为什么?”

  “现实终究不是童话。”童童声音依然很轻,“你好好保重。”

  电话断了,宁凡呆呆的站在那里,手机从掌心滑落,他却似乎毫无所觉,得到幸福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失去幸福,却是如此之简单,还是如此之突然。

  桌上的鲜花,兜里的戒指,突然显得那么多余,只有那一瓶红酒,此刻成了宁凡最需要的东西。

  晚上八点,酒店二楼宴会厅里,婚宴已经进行到高潮部分,酒杯不停的碰撞,无数人借酒狂欢,而在清冷的五零二房间里,宁凡也开始借酒浇愁。

  一瓶红酒并不能让宁凡喝醉,而此刻,他面前还有两瓶白酒,脑海中不停浮现和童童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这往日的美好回忆,此刻对宁凡来说却是痛苦的记忆,他不想让这些出现在脑海中,所以,他将一杯杯的白酒倒入喉咙,他要麻醉自己的大脑,让这些记忆不再出现。

  时间缓缓流逝,两瓶白酒下肚,宁凡终于醉了,然而,醉醺醺的他,却依然还是会想起童童。

  “酒,还要酒……”宁凡很费力的站了起来,歪歪倒倒的走向门口,神智已经不清醒的他,居然想直接出门去找酒喝。

  宁凡一手撑着墙,另一只手有些费力的拉开房门,房门才拉开一小半,外面却突然传来一股不大不小的力气,将房门撞了开来。

  宁凡呆了呆,醉眼朦胧的他隐隐看到一个白色的人影正朝他撞来,下一秒,他的怀里便多了一个柔软的身体。

《光阴不虚度》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回复 光阴不虚度 即可阅读全文

第二章 进错房的新娘

  朦胧中,宁凡看到一张有些熟悉的俏脸,怀里的似乎正是他那美丽的女友童童。

  “童童,你终于来啦。”已经不清醒的宁凡,此刻显得颇为欣喜,他紧紧搂住了怀里的女子,“童童,我等你好久了……”

  “童童,你怎么穿着婚纱?你知道我要向你求婚吗?”

  “童童,你愿意嫁给我吗?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我了……”

  “童童,今晚,你就是我的新娘……”

  房门关上,宁凡低头吻了过去。

  ……

  宁凡做了一个粉色的梦,梦里,他回到了三年前的同一个晚上,那一夜,即将毕业离校的他,收到了女友童童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她把自己当作礼物送给了他。

  那美丽无暇的身体,那婉转压抑的低吟,那亢奋的激情,那有力的冲刺,还有那大汗淋漓之后的尽情释放,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真实,宁凡久久沉迷在梦中,不愿醒来。

  这是一场很长很长的梦,直到宁凡在梦里突然飞了起来,然后从空中重重坠落,他才倏然惊醒过来。

  疼,头很疼,头疼欲裂!

  这是宁凡的第一感觉,宿醉的后遗症此刻已经全部爆发出来,揉了揉脑袋,宁凡站了起来,睁开眼睛,却突然是一惊,因为他看到一个硕大的拳头,正朝他快速奔来!

  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宁凡来不及去考虑,只是本能的想要往后退,但下一瞬,他就发现自己已经退无可退,因为他此刻正靠着墙壁,于是,他急忙侧身右移,然而,宿醉之后的身体,反应速度明显慢了很多。

  左肩传来一阵疼痛,宁凡的躲避显然是晚了一点,挨了重重一拳,但这一拳,却也让宁凡更加清醒了一些。

  深深吸了一口气,宁凡扫了房间一眼,迅速得出目前的状况,他此刻依然在五零二房间里,但房间里,除了他之外,还有两个人,两个西装革履的彪形大汉。

  这两个大汉一个皮肤黝黑像是非洲人,另一个却正好相反,皮肤分外白皙,眼神都很锐利,在一起有那么点黑白双煞的味道。

  而此刻,黑大汉站在离宁凡不到一米远的地方,正狠狠的盯着宁凡,而显然,刚刚宁凡挨的那一拳,正是他的杰作,至于那个白大汉,却居然正在收拾房间!

  有那么一瞬间,宁凡有个错觉,把那个白大汉当成了清洁工,但他很快便知道,那不是清洁工,至少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清洁工,以宁凡的经验,足以判断出那个白大汉正在清除房间里的一切痕迹。

  清理工作显然还没有完成,所以宁凡还能看出房间有些凌乱,大床上凌乱的被子,还有散乱的衣服,而此刻宁凡才惊觉自己身上居然只穿了一条内裤,而他更是发现,不远处的地毯上,似乎有被撕碎的婚纱。

  轰……

  宁凡的大脑突然像是炸开了一样,记忆如潮水般涌来,醉酒之后的事情,他依然不清楚,但那之前的事情,他却已经完全记了起来。

  “童童!”宁凡心里一疼,他终于记了起来,那个温柔美丽的女孩,已经离开了他。

  一丝警兆再次将宁凡惊醒,而宁凡再次看到了那个奔袭而来的拳头,那黑大汉再次出手了。

  尽管对眼前的一切还很困惑,但宁凡这一次却没有再躲,更没有乖乖在那里等着挨揍,他猛然握拳,狠狠挥出!

  嘭!

  两个拳头重重撞在一起,发出一声听着就让人生疼的闷响。

  “呃!”黑大汉痛哼一声,蹬蹬连退数步,而后一屁股坐在床上,他看着宁凡,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下一秒,黑大汉便怒吼一声,一跃而起,朝宁凡飞扑过来。

  宁凡却倏然欺身上前,狠狠一脚蹬出,正中黑大汉的肚子,黑大汉再次痛哼一声,整个人倒飞而出,撞在了墙上。

  咚!

  黑大汉的脑袋和墙壁来了一次亲密接触,而后,他就直接滑落坠地,昏迷过去。

  这突然的变故让那白大汉停止了清理行动,他抬头看了看昏迷的黑大汉,又看看宁凡,一时间有些发怔的样子。

  宁凡走到床边,找到自己散落四处的衣服,不慌不忙的穿上,同时看着那白大汉,冷冷的问道:“说吧,你们是什么人?”

  “噢,我是小白,他是小黑,根据大小姐的命令,小黑负责揍你一顿,我负责清理现场,不过现在看来,小黑是没法完成任务了。”自称小白的白大汉语气里有那么点幸灾乐祸的味道,“宁警官,看样子你现在已经很清醒了,既然这样你还是快点离开吧,你离开之后,我更好清理这个地方。”

  “你口中那所谓的大小姐是谁?”宁凡询问的时候,脑海里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些片段,对于醉酒之后发生的事情,他确实记不清了,但也并不是完全没有记忆,他隐隐记得,自己和一个穿婚纱的女人度过了一个晚上,尽管他希望那个女人是童童,但已经彻底清醒的他,却知道,那肯定不是童童。

  “你居然不知道?”小白用诡异的眼神看着宁凡,随即却一副更轻松的样子,“唔,好吧,大小姐希望你能忘记昨晚发生的事情,她也不想以后跟你有任何纠葛,既然你不知道她是谁,那就更好办了。”

  宁凡想说什么,脑海里却又冒出童童的身影,突然间,他有种意兴阑珊的感觉,他突然间失去了追究下去的兴趣。

  穿好衣服,拿好自己的东西,宁凡朝门口走去,同时说了一句:“告诉你那大小姐,我也希望昨晚什么都没发生。”

  宁凡确实希望昨晚什么都没发生,他希望一切都还跟以前一样,那样的话,他和童童那童话般的爱情依然在继续。

  走出清河国际大酒店,宁凡抬头看着阴沉的天空,心情更加灰暗,整个人更是显得有些迷茫起来。

  十年前,他答应那个教了他很多东西的老道,在满二十五岁之前,他不会使用那些非凡的能力,在这十年里,他在每个人的眼里都显得相当平庸,但他每一天,都在期待着二十五岁生日的到来。

  他选择在二十五岁生日这天向女友求婚,就是因为他知道,从今天开始,他就会拥有保护女友的能力,也拥有给她幸福生活的能力,对他来说,这一天,本应该是他人生中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也是他过去十年来的目标。

  而现在,女友成了前女友,他曾经奋斗的目标,似乎突然成了一个笑话,这让宁凡心痛的同时,更有着无比的迷茫。

  他已经兑现对老道的承诺,他不用继续假装平庸,不用继续低调做人,然而,现在他该做什么呢?

  宁凡拿出手机,慢慢敲出那个熟悉的号码,却始终没能把这个电话拨出去。

  他无法就这样忘记童童,这是他刻骨铭心的初恋,但骨子里,他也有自己的骄傲,他无法用乞求的方式,来挽回那已经失去的恋人。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将宁凡惊醒,他下意识的看看手机,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接通电话,用一种尽量正常的声音说道:“坤叔,有事吗?”

  “宁凡,来一趟局里。”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我就来。”宁凡答应了一声,然后就挂了电话。

  失恋了,但生活还得继续,工作也得继续。

  宁凡是青云市警局的一名普通刑警,而刚刚打来电话的坤叔正是市刑警队副队长石坤,既是宁凡的顶头上司,也是他在警局的师傅。

  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多,而今天宁凡其实是在休假,但刑警本来就是一种很特殊的工作,即便是休假,一旦接到电话,也得马上赶去,所以宁凡尽管心情糟糕,但还是没有丝毫犹豫,就朝警局赶去。

  十几分钟后,宁凡便出现在警局刑警队,然后直接来到了石坤的办公室,房门虚掩,一向跟石坤很熟的宁凡没有敲门就直接走了进去。

  “坤叔,你找我……”刚刚说了几个字,宁凡却突然发现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人,“张局,您,您也在?”

  办公室里有两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中年男人,一个五十来岁有些瘦的,正是坤叔,而另一个四十来岁有点啤酒肚的男子,则是市警局副局长张安峰。

  石坤和张安峰一起看着宁凡,神情都有些奇怪,而这一刻,宁凡也敏锐的感觉到房间里的气氛有些不太对劲。

  “张局,不如让我来说吧。”石坤看了宁凡一眼,眼神里有几分同情,还有几分惋惜。

  “那行,老石,就交给你办吧,但必须尽快解决。”张安峰点了点头,然后就走了出去。

  “坤叔,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宁凡忍不住问道。

  石坤轻轻叹了口气:“宁凡,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坤叔,直说吧,到底怎么了?”宁凡很平静的问道。

  石坤看着宁凡,沉默了几秒,然后用他那沙哑的声音低低的说道:“宁凡,你被开除了。”

《光阴不虚度》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回复 光阴不虚度 即可阅读全文

第三章 被开除的宁凡

  半小时后,宁凡走出警局,却是出奇的平静。

  警局开除他的理由其实有点莫须有的味道,据说有某个案件的女性当事人投诉他骚扰,至于那个当事人是谁,警局必须保密。

  石坤显然也对此有些不可思议,因为这件事即便是真的,也通常不会严重到开除的地步,他甚至还私下建议宁凡找局里的领导申诉。

  只是,让石坤意外的是,宁凡没有进行抗辩,看上去很痛快的接受了被开除的事实,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手续之后,就离开了警局。

  过去十几个小时发生的事情,让宁凡的心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过,这并不是他淡然接受被开除事实的唯一原因,还有个原因就是,他几乎可以确定,自己之所以突然被开除,跟昨晚发生的事情有关系。

  已经发生的事情,无法改变,宁凡不想去做无谓的抗争。

  抬头看了看警局大门上的警徽,宁凡心里还是涌起一丝淡淡的感伤,其实,他真的很喜欢当警察。

  下一秒,宁凡便毅然转身离去。

  几分钟后,宁凡出现在离警局几百米远的警局宿舍区,他之前一直住在这里的单身宿舍,而现在,他需要从这里搬离。

  刚刚走进自己的宿舍,宁凡的手机就又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是个陌生号码。

  “你好,哪位?”宁凡还是接了电话。

  “姓宁的,这只是一个开始!”对话那头,传来咬牙切齿的男人声音,末了更是一字一句,“我会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你是……”宁凡微微皱眉,但刚问出两个字,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宁凡有些迷惑,只是现在的他,实在是没心情去追究,还是先收拾东西吧。

  而此刻,在青云市某栋别墅里,一个年轻男子正狠狠的将一个手机摔到地上:“宁凡,老子要让你生不如死!”

  别墅内,大红的喜字随处可见,只是这些喜字现在却让年轻男人觉得分外刺眼,年轻男人突然疯狂的将这些喜字扯了下来,用力撕碎,扔在地上,用脚狠狠的踩着,最后,他的视线落在一个水晶相框上。

  照片里,一个穿着婚纱的女子,绝美如仙女,骄傲如女皇,而此刻,她那清冷的眸子,似乎正在看着年轻男人,这一刻,年轻男人似乎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嘲讽和不屑。

  年轻男人猛然抓起相框,那英俊的面孔此刻显得颇为狰狞,他将相框高高举起,重重摔在地上,同时歇斯底里的怒吼一声:“赵清雪,你就是个贱人!”

  哗啦!

  相框摔破,照片飞了起来,然后落到旁边,照片上的女子,依然是那么冷冷的看着年轻男子。

  “装,你给老子装!”年轻男子用脚重重的踩向照片,一边踩一边状若疯狂的怒骂,“贱人,在老子面前装圣女!你就是个婊子!荡妇!”

  别墅里,年轻男子发疯一样不停砸东西还不停吐出脏字,而宿舍里,宁凡依然在不慌不忙的收拾东西。

  宁凡在这个宿舍住了将近三年,但这里属于他的东西其实并不多,主要就是衣服鞋子日用品,而他所有的家当里,最值钱的,也只是一台用了几年的笔记本电脑而已。

  用了半个多小时,宁凡就将自己的所有东西塞进了一个大皮箱里,然后拖着皮箱,提着电脑包,朝门口走去。

  尽管对这个地方有点点留恋,但宁凡并不想留在这里感伤。

  “哟,我们的宁大警花这就要走了吗?”门外却突然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随着这个声音,门口出现一个瘦高个警察。

  称呼一个男警察为警花,那绝对是满满的恶意,也足以说明这瘦高个警察跟宁凡的关系不好。

  事实上,宁凡在青云市警局人缘很差,几乎每个人都认为,宁凡除了长得帅就一无是处,私下里,不少人都背地里说他是花瓶是废物是小白脸,而也有人更是给他冠上警花的绰号,只不过,大多数人还是不会当面这么说宁凡,但眼前这个叫张强的警察却是例外。

  “麻烦让一下。”宁凡淡淡的说了一句,尽管张强从第一天到警局就一直跟他过不去,但宁凡一直都没跟他计较,而现在,宁凡更没心情跟张强计较。

  “噢,别急,我会让的。”张强却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不过,在这之前呢,我要检查一下你的皮箱。”

  “这似乎轮不到你来检查吧?”宁凡语气依然很淡然,十年的低调隐忍,早已经炼就他那强大的内心。

  “咦?宁大警花,你脾气见涨了啊?”张强一副惊奇的样子,随即狠狠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我呸!轮不到老子检查?张局让老子来的,张局让老子来盯着你,别让你偷我们警局的东西,怎么?不信是吧?不信打电话去问张局呗!”

  张强口中的张局自然就是警局副局长张安峰,从第一天来到警局,张强就在私底下暗示别人他跟张安峰有某种亲戚关系,但宁凡却知道,张强和张安峰唯一的关系就是都姓张,不过,张强在警局却跟刑警队大队长高鹏打得火热,于是,名义上张强在警局里就有了两座大靠山,在其他人面前自然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宁凡没那心情去证实,干脆放下皮箱,打开,一脸平静的说道:“检查吧。”

  “算你识趣!”张强轻哼一声,然后便蹲下身装模作样的检查起来。

  “地摊货!”

  “山寨货!”

  “假名牌!”

  “十块一件的!”

  “次奥,这么脏还能穿?”

  ……

  张强炒菜一般在皮箱里乱翻,同时还用鄙视的语气点评着宁凡的衣服,本来收拾得挺整齐的箱子,很快乱成一团糟,甚至还有几件衣服直接就被张强给扔到了地上。

  宁凡知道张强是故意来羞辱他的,但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用一种冷冷的眼神看着张强那肆无忌惮的表演。

  张强在箱子里捣腾了几分钟,终于站了起来,嘴里却是不干不净:“次奥,把我手都弄脏了,我先去洗个手!”

  把刚刚拿起的一件衣服随手往地上一扔,张强就朝洗手间走去,而他这一次居然故意从衣服上踩了过去!

  宁凡微微握了握拳头,但最终还是没有做什么,只是将地上几件衣服捡起来塞进箱子里,也没怎么收拾,就重新将箱子合上,拉上拉链,然后,再次拉着箱子朝外面走去。

  “宁凡,你给老子站住!”刚走到门口,身后就传来张强的声音,“谁让你走了?老子让你走了吗?”

  “还有事吗?”宁凡头也没回,淡淡的问道。

  “废话,当然有事,老子还没检查完呢!”张强骂骂咧咧的走过来,“先把你电脑包拿过来,老子要先检查你这包里有没藏属于警局的东西!”

  宁凡转过身,将电脑包递向张强,眼神却是更冷。

  “次奥,一台破华硕当宝一样,早该扔垃圾堆了。”张强一脸鄙视的样子,这次他倒只是象征性的翻了一下,就把电脑包还给了宁凡。

  “现在能走了吧。”宁凡平静的问道。

  “走?你想得美呢!”张强一脸不屑,然后用手一指,“现在,把你身上这套警服给老子脱下来!”

  “张强,你应该明白什么叫做适可而止。”宁凡冷冷的看着张强。

  “草,老子读书少,别跟老子来这套,快脱!”张强一脸嚣张的模样,“你不脱老子就动手帮你扒!”

  “我今天心情不好。”宁凡缓缓说道。

  “我说你丫咋这么多废话呢?”张强一脸不耐烦的样子,“你心情不好?你心情不好关老子屁事?你丫心情不好,我心情会更好,快点,给老子脱,你丫身上的警服,也是我们局里的公共财产!”

  宁凡松开行李箱,同时将电脑包也放了下来,同时,缓缓朝张强走近了两步。

  “喔喝?这是终于生气了?”张强一脸惊奇的样子,“哈哈哈,我们的宁大警花也终于知道生气了,不是说你从来都不会生气的吗?不过,你丫生气又能怎么着?想打我啊?来啊,来打啊!”

  张强站在那里拍着胸膛:“来,老子就站在这里,看你这废物敢动手不?”

  “给你最后一个机会,马上滚出这里!”宁凡冷冷的说道。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还给我最后一个机会?”张强放声大笑,“我说宁凡啊宁凡,你可真够逗的,当年你还是警察,都不敢把我怎样,现在你还敢动手不成?以前你要动手,我们那还是内部矛盾,现在你动我一下,就是袭警,你肯定很明白,当过警察的被关进牢里会是什么下场吧?你要不要试试?你在牢里,肯定会很受欢迎的,哈哈哈哈……”

  笑了十几秒,张强看到宁凡依然没有动静,顿时露出不屑的表情:“草,老子还以为你真敢动手呢,废物就是废物,老子懒得跟你浪费时间,先扒下你的警服再说!”

  说话中,张强便抓向宁凡的警服,显然是真的想把宁凡身上的警服强行扒下来。

《光阴不虚度》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回复 光阴不虚度 即可阅读全文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