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婚姻里的失控算计

皮皮客栈 2018-11-11 12:20:31

皮皮说:

本文来自我的朋友林小韩,是她的原创,打动我的在于:新婚姻法颁布之后,哀嚎遍野,都说女人一旦离婚,将一无所有。


其实任何法规都不是站在男人或者女人一方——而是站在资产一方。谁拥有资产,它保护谁。


这篇文章正是反其道而行之,通过一个简单的故事告诉我们一个女人如何保护自己的财产。故事精彩与否在其次,旨在抛砖引玉,引起大伙儿的讨论。


(亲爱的,不会每天都这么刀光剑影的,只是碰巧。)


1

苏娟推门进去的时候,七十岁的老父亲正站在煤气灶前煮粥。油腻黑暗的厨房,即使是大白天,都要开着灯。

“爸。”苏娟叫了一声,走进厨房。

“呀,你怎么突然来了,事先都不说一声。”话虽这样说,但是老父亲的脸上依然藏不住喜悦,眉眼间都是笑意。

苏娟板着脸,帮父亲煮好粥后端了出去。

饭桌上只有一碟萝卜干,还有一个吃了一半的咸鸭蛋。

“爸,你就不能给自己弄点好吃的吗?天天稀粥萝卜干的吃着,这怎么行啊。”苏娟朝着父亲又气又急地说,“让你和我们一起住,你不愿意。给你钱,租好一点的房子,你也不愿意。现在一个人租了这么一个小破屋子住。爸,我出门子了,就不算你闺女了?”

苏娟的父亲坐在饭桌前,不住吹着稀粥上的热气,结巴地说:“一个人住,清净。这两年里就能搬进新房子了,现在只是过渡阶段。”

父亲说的新房子,是老房拆迁后即将要分到的房子。可眼下,这房子还在打地基呢。

看着破旧逼仄的屋子,苏娟眼圈红了。父亲宁愿在出租屋里住两年,都不愿意和自己一起住在新房子里。

2

苏娟跟父亲一直不太亲。

从她懂事开始,父亲就和母亲因为感情不和离婚了,她被判给了母亲。

他也没留在家乡,一直在外地打工,只有逢年过节,她才能看到他——他来送钱,但是过完年,他就又离开。一直到她15岁,市里的工厂招工,她爸才孑然一身回到县城做了名电工。

靠着父亲打工的钱,苏娟顺利上了大学,一直到母亲去世,父亲也没再娶。苏娟毕业,结婚,怀孕。觉得上一辈的事早就远去……但是父亲年迈,却不愿意和她住一起。

他总是说:“一个人住,清净。”

从父亲的出租屋回到家,苏娟忍不住抓着丈夫段伟的手,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我想要他搬来一起住,可他怎么都不肯。”

“老人岁数大了,脾气会变得执拗,随他吧。”段伟深知事情原委,轻拍苏娟的手,安慰道,“反正我们房间也替他准备好了,欢迎他随时入住。另外,你怀孕了,不要轻易动气,对孩子不好。”

苏娟抬起头,泪眼婆娑地看着丈夫,重重地点了点头。

段伟家境也很普通,父亲早就去世,眼下他母亲还住在三十年前单位分的六十平米老房子里。但他听到苏娟说,想要留个房间给自己父亲时,二话不说就答应了。甚至眼下,苏娟的父亲明确表示不搬来住时,段伟也没提说,不如这个房间留给自己母亲。这一点,还是让苏娟相当欣慰。

3

有些事情总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或早或晚。这世间最自以为是的事情,就是秘密二字。

那天,本该加班的,但单位临时停电,苏娟便提前回家。她刚推开门,婆婆和丈夫的对话就从厨房里传来。

“那老头子也还算识相。女儿都结婚了,还想跟着女儿住?天下没这个道理啊。听我说了以后,一声不吭就住到了外头。”隔着玻璃门,婆婆尖锐的嗓音清晰可闻,“你们这房子买得多不容易,借了那么多钱,老头子都七十多岁了,要是死在这儿,那可真是太晦气了。”

“可不,娟娟做事没脑子。”老公段伟接着他母亲的话说下去,“妈,我看还是你搬来住吧,反正房间空着也是空着。”

听到这里,苏娟只觉自己从头凉到脚,原来父亲执意不肯和自己一起住,背后有这一出戏!

日子就这样如流水般过下去。苏娟冷眼看着婆婆以照顾自己的名义,搬进了原本给父亲准备的房间。

孩子生下来后,婆媳之间的矛盾陡然增加。

因为是女儿不是儿子,婆媳吵一架;苏娟要给女儿用尿不湿,婆婆要用尿布,两人吵一架;苏娟要给女儿买300块钱一罐的奶粉,婆婆说一个丫头片子喝那么贵的奶粉不是浪费吗,两人又大吵一架!

婆媳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尖锐,段伟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终于有一天,段伟对苏娟,说:“娟娟,我想让我妈搬出去住。”

苏娟望着段伟,没说话。

段伟接着说:“娟娟,你爸爸的房子应该就要拿了吧?我们好好装修一下,你觉得怎么样?”

苏娟简直有点不敢相信,前段时间他那么对父亲,现在转性了?她疑惑地问:“你说真的吗?”

“是啊。我想过了,这笔装修钱我们来出。不过……”段伟吞吞吐吐地说,“不过,这房子给我妈住,你觉得如何?我妈现在六十都不到呢。”

4

苏娟慢慢安静下来,原来在这等着呐。

她冷冷地看着段伟:“那么,我爸呢?”

段伟低着头说:“娟娟,我考察了几家养老院,很不错,老人们住在一起,有说有笑的。”

苏娟终于忍不住冷笑一声:“关键是,还不会死在新房子里,不会弄脏了房子。你说是不是?”

段伟完全没意识到苏娟的不悦,一个月后,他瞒着苏娟,劝说苏娟的父亲放弃了住自己新房子的意愿,搬去了养老院。

“幸福养老院里还挺不错的。”父亲在给苏娟打电话时说。

他声音听起来似乎很开朗,但在苏娟听来,字字句句都是火辣辣的巴掌,狠狠打在自己脸上。

“娟啊,和段伟好好过。你好了,爸就放心了。再说了,娟,按规矩,没有闺女给爸养老的道理。”

电话挂断前,父亲语重心长地说,苏娟再也忍不住,“哇”地一声哭了出来。那一刻,她真的恨透了段伟,恨透了这算计的一家。

5

拆迁房很快就拿到了。整个夏天,段伟和他母亲为了装修房子忙进忙出,苏娟带着孩子,在网上淘软装,算为房子装修尽一份力。

看起来,三人为装修房子,相处得很是和谐。只是苏娟的父亲,花着自己的退休金,住在养老院里,仿佛已经被人遗忘。

正当段伟以为两个月后母亲就能搬进新房时,一天晚上,他收到朋友发来的几张照片。

不同的时间,不同的饭店,苏娟和一个光头男人在一起吃饭。甚至有一张,他俩凑在一起,头对头看着桌上的一份资料,那男人一手还在摸女儿的脑袋。

段伟顿时气得头皮发麻,他一把揪着苏娟,颤声问道:“这些照片,你怎么解释?”

苏娟面无表情地从抽屉里拿出一份离婚协议书。

段伟翻阅离婚协议,上面写得很清楚,现在住的这套房子,是夫妻婚后共同财产,段伟要给苏娟一半钱。而装修的这套拆迁房,至今房屋主人的名字是苏娟的父亲,所以段伟拿不到一分钱。

段伟一把将离婚协议扔掉,指着她大骂:“你出轨了!你还想要东西,现在的女人都这么不要脸吗?”

苏娟冷冷地说:“别说我没出轨,就算我出轨了,也不能作为分割财产的依据。给不给你点精神补偿,还要看我高兴!”

段伟冷哼一声,问道:“那么,拆迁房的装修费用呢?”

苏娟淡淡地笑了笑,说:“顶多也算是夫妻共同财产,花了多少钱,算清楚了,我们平分就是。段伟,你敢这么算计我父亲,离婚吧。”

苏娟最终离婚,是因为婆婆的掺和。

——她当然是没出轨的,光头是她找的律师。但是在她和段伟正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二胎政策来了。婆婆掺杂其中,一再要求苏娟生二胎,苏娟坚决拒绝。婆婆威胁段伟:“跟她离婚。世上女人多得很,谁不会引个孩子!”

走投无路的段伟还是签字离婚了,苏娟带着孩子和父亲,搬进了装修好的房子里。

6

父亲跟着苏娟过了两年安静日子。

两年后,父亲病危,他拉着苏娟的手,喘着气说:“和段伟复婚吧。他毕竟是孩子的父亲,爸当年错了,不能再……”

这两年来,父亲没一天开怀过,尤其段伟来探望女儿,父女俩说说笑笑的时候,苏娟的父亲就黯然失色。虽然他不说,但是苏娟知道,他是内疚,他一直觉得没有他,苏娟和段伟是不会离婚的。

父亲去世后一个星期,段伟敲开苏娟的家门,女儿蹦蹦跳跳从房间里跑出来,一把抱住段伟说:“爸爸爸爸,我们去看喜羊羊。”

段伟弯下腰,抱起女儿,他鼓足勇气对苏娟说:“娟娟,我们复婚吧。过去的,是我对不住你。我妈不跟咱住,家里的事,你说了算。”

苏娟不争气地哭了,过了好一会儿,才闷闷地说:“那么,我们需要婚前财产公证。”段伟一下子愣了,过了好一会,他才苦涩地点了点头。

(作者:林小韩,故事杂志特约专栏写手,曾以林航笔名,发表多篇文章,长篇悬疑小说即将上市。编辑:王皮皮)

“女人持家”这是第二篇,还有一个(点击即可阅读):

故事:老婆给我下了个“套儿”

END

王皮皮:公众号皮皮客栈(wangpipihuaer)号主。商务,倾诉,请联系微信号pipiwang628,投稿shanyuezi@126.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