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悦读丨小说连载】林克于《中年劫》(13)

作家荟 2019-01-15 13:22:47

 

《阅读悦读》首届大赛(小说)征文启事

文/林克于

【作者简介】林克于,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散文学会理事、南岸区作协秘书长、重庆市自学成才奖获得者,曾在《重庆日报》《江河文学》《中国海员》等数十家报刊,发表作品,与人合著散文集《长江三人行》《巴渝画家传》等;个人出版纪实文学集《跋涉—成功者的行程纪实之一》等。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四十五

 

虽然昨晚一夜没有安然入眠,但吴韵在刚才接了儿子的电话后,却兴奋不已,尽管满身疲备,她还是打起了精神,跑到菜市购置了食品,准备起了满满一桌美味佳肴,等着儿子、儿媳妇和小孙子回来,一道共享。

 

吴韵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天伦之乐,不过这之中缺少了点什么,但她并不愿说出来,只是深深隐藏在心底,不然会破坏这温馨的气氛。

 

“妈妈!”吴韵正在厨房做着菜饭,客厅的门开了,她伸出头望去,儿子小明、儿媳妇和孙子出现在面前。

 

“快快!进来坐!”大约有一个多月没有见到儿子这一家了,吴韵也显得特别客气,像待亲朋好友一样,放下手中的厨房活,跑了出来,一把抱住小孙子号号。由于号号从出生到现在,都是由外婆带,自己只是隔三岔五跑去看看。吴韵为自己没在他身上出多少力,尽多少心十分自责。因此,为了弥补,今天看到儿子带着他们一家人回来,就特别高兴,尽量给他们多做些好吃的,尽量抽出时间来多抱抱小孙子、逗逗小孙子。在分享含贻弄孙的快乐中,也希望与这小孙子建立起更多的感情。

 

“号号!叫婆婆!”吴韵看着小孙子乐呵呵地笑着,心里感到无限的温暖,她想今后事少了,就经常去看看儿子儿媳和儿孙,不是一样快乐吗?

 

懂事的儿子小明,看妈妈正抱着号号逗着乐,就到厨房替妈妈做出了一桌饭菜。吴韵看到这一切,由衷地说道:“看来,我没有白养我这个儿子!”随后在小孙子的脸上,轻轻地吻来吻去。没想到这小家伙发出了一阵哈哈大笑,她激动得眼角湿润了。

 

“你们先吃罢,我抱着号号!”吴韵对儿子儿媳说,“今后你们要经常回来看看我哟,我还不是想经常看到小孙子!”

 

“妈妈你放心吧,我们会经常回来的,你想我们,我们还不是一样想你呀!”儿子小明已经知道妈妈与程叔叔分开了,她一个人住在家里,不免感到寂寞,做儿子的常回家看看,陪她说说话,聊聊天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儿子,妈妈很想你们搬回来住,相互间也有个照顾。”吴韵说出了自己早就想对他们说的一句话,但又怕他们为难,话锋一转,补充了一句,“你们可能不方便,算了吧,还是随你们的便!”

 

“我们现在与岳父岳母住在一起,离上班的单位也近,尤其是小号号一直都是外公外婆带到的,习惯了,怕忽然离开到这儿来,不适应,晚上睡上好,又吵又闹,不但影响大家睡觉,还怕把他的身体弄坏……”儿子说着,吴韵理解的点着头,像什么也没说一样。

 

“好!好!只要你们好,我就高兴!”吴韵的宽容、理解和大度,儿子儿媳无不感动。

 

“妈妈!你才过六十岁,建议你还是再找一个过日子!”儿子一本正经地说。

 

“对呀,妈妈你还这么年轻,再找一个吧,最好不要扯结婚证,免得互相套死。这样零活些,合得来就在一起,相互有个照应,合不来,说走就走,谁也不欠谁的,多好。”吴韵怎么也没想到,儿子儿媳居然还这么开放,为自己的老年生活想得如此周到。

 

“唉!我不找了,你们的程高叔叔伤透了我的心,这么多年的感情最后还是走了,还有那一个靠得住!”吴韵说到这里,在感伤了一番后说,“我绝不再找了,就这么一个人过,做不动了,就到养老院去……好了,不再谈这个了,吃完了你们快点回去休息,别把小家伙弄坏了!”

 

四十六

 

自从陈实彻底离开张英身边,刘林知道这一消息后,就有一种极想回到张英身边的冲动。但他不知张英是否能够接受自己。为了挽回他那失去的婚姻,刘林连续给张英写了好几封信,表示忏悔。然而张英开始看到刘林的电子信件时,总是赌气地一律拒绝。久而久之,张英在刘林反复来信的攻势下,慢慢地开始接收,并下载存进自己的文档。一天她心情有点好转之时,随手点开了刘林的信件,内容一一跳进她的眼帘。下面是刘林写给张英忏悔信的部分实录——

 

张英:

 

尽管我已给你写了好多封信,也没得到你的片言只语的回音,但我仍无法不给你继续写。张英,我知道是我做生意后一时犯了糊涂,挫伤了你对我那一片洁白无瑕的情感,致使你至今还在怄我的气,还在用你的沉默,对我进行“冷处理”。这一切我都能理解。

 

张英,你知道我在外面奔波,时时处在商海的风口浪尖之上,一天为了赚钱而绞尽脑汁,是多么地需要你的关爱、你的抚慰、你的温暖呵!还记得吗,当初我下海时,你所给予我的那份理解和支持,正因有了你的这一切,才使得我在充满风雨的商海中自由畅游,纵横驰骋,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使得好多人羡慕。可是今天,我再也得不到你一点儿的关心和温存的语言,为此在生意场上我也失去了许多激情,生意似日落西山。

 

张英,自从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后,你知道我是在经受着一种怎样的精神折磨,我的心长期处在一种无法言状的煎熬和痛苦中。假如我是有意背叛你,假如我是有意伤害你,可以说我是不会有这种感受的。唉!生意场上,商海之中,真可谓鱼龙混杂,浊浪排空,身临其中,往往一不留神就被污染了。我就因自制力太差,在这个大染缸里跌倒了。据说到这里淘金的人,没有几个能过得了这一关。

 

张英,人生犯错误是难免的,只要改了就是好同志。记得有位伟人在世时也曾说过类似的话。可是我除这事之外再没半点对不起你的地方,现在我是在尽最大的努力,来弥补我对你的不是。然而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心就变得那么狠起来,一点儿就不能原谅我,宽恕我,你不觉得这样做照样在伤害一个被你深爱过的人吗?我想如果你还要这样下去的话,我的心也是会流血的。 

四十七

 

张英读了刘林几封恳切回到她身边的电子信件,被他的忏悔和真诚打动心了。张英想,尽管刘林原来背叛了自己,但自己还不是给他戴了“绿冒子”,你玩你的我玩我的,说到底两人谁也不是输家,这么多年下来相互打了个平手。既然如此,何必再纠缠过去什么的呢?现在刘芳芳离开了他,而陈实也离开了自己,都成了孤独之人,捐弃前嫌,重修旧好,既为他,也为自己,还为女儿不再为“二妈二爸”纠结,一家人在一起,该多好啊!张英清楚,再好的情人也不可能天长地久,再好的二婚也不敌原配,这多年的实践经验已说明了这一切,不需再试了。

 

“妈妈!爸爸给我打了几次电话,叫我给你说,他想回来与你复婚,请你原谅他!”张英正沉浸在对刘林来信的思考中,没想到女儿刘静打来了为父亲刘林的说情电话。

 

“静!好!好!让妈妈好好考虑下,我也想他毕竟是你的亲爸爸呀!”张英说着,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补充道,“你放心吧,我会把这事处理好的!”

 

张英与女儿刘静通完电话后,想了想,这大的事还是应该给两个好朋友说说,看看她们是什么意见,于是拨通了吴华的电话:“刘林给我写了几封信,他想回来,与我复婚,我想征求下你的意见!”吴华一听是这事,想也没多想,就立即表态:“这是好事呀,毕竟你们是原配,复婚了,对谁都有好处!你看我与老蒋,地下情人做了这么多年,现在还是没有一个结果,我也不知今后……唉!随你的便吧,你的事还是你作主好!”

 

张英听了吴华的意见,很是满意,于是又拨通了吴韵的电话:“喂!吴韵呀,我是张英,我想告诉你,刘林现在天天发来电子邮件催促我与他复婚,我也不知该不该复,这里我想请你给我出个主意……”吴韵听着,嘿嘿笑了起来,随后说:“现在的男人真精,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没人要了,又想回来了,我看呀你还是收下他吧,也许今后他才会更加珍惜你们那个家,更加爱你!”

 

张英与两个好朋友通完电话后,心里有底了。不过自己与她们两人不同意见的是,她只想让刘林回来与自己一起住,但绝不办复婚手续,因为她怕刘林今后又旧病复发,找到如意的女人又离家而去。

 

张英主意拿定后,立即给刘林回复了一封电子邮件,写道:“刘林!你回来住可以,但咱们不再扯结婚证,合得来,就好好过下去,如合不来,或者你又找到了新欢,就拍拍手走人好了!”

 

张英没想到,她给刘林的电子邮件发出不到五分钟时间,刘林就立马回复:“我同意你的看法和意见,但你别把我想得那么坏,我不是那种人。再说,都这大一把年纪了,快抱外孙了,你打死我也不会再出去。相信我吧,我会爱你到死!”张英读着,暗自笑了起来。

 

当天下午,刘林与他的母亲又搬回到了原来的家,与张英和刘静住在了一起。刘静看到这个曾经破碎过的家,如今又修复如昨,不由在内心深处感慨道:“这才像个真正的家啊!”

 

张英与刘林对着刘静默默地点头他们感到到在这件事上,对不起女儿,伤害了她的心,顿时老泪纵横!

 

如今张英与刘林已年过六十,而且还有一个可爱的外孙子,对家的重要性有了更深的认识,都知道再也离不开它了,因此都表示要倍加珍惜!

 

(全文完)

(图片来自于网络)

点赞和分享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

《作家荟》微信号stzx123456789

投稿邮箱:125926681@qq.com

《写乎》微信号:hongyupt

投稿邮箱:499020910@qq.com

顾问:朱鹰、邹开歧

主编:姚小红

编辑:洪与、邹舟、杨玲、大烟


延伸阅读

更多精彩,请点击“原文阅读”《交锋》 洪与 著 反腐纪实小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