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意象画研究会副会长熊灿亭: “我自逍遥我自狂,何惧他人论短长” 悦读

力量湖南 2019-01-10 22:24:01





见到熊灿亭其人,才惊觉他画的人物就是他自己,疏淡笔墨间尽是他对待生活的态度——清介散闲、自由自在。





熊灿亭简介:中国意象画研究会副会长、中南林业科技大学书法美术院常务副院长、致公党湖南书画院副院长。




长沙太平街贾谊故居对面,临街小楼的第三层是熊灿亭的艺术工作室。楼下熙熙攘攘,人流不息,楼上却墨香盈盈,寂静安然。


熊灿亭尤善意象画,笔下的人物或饮酒,或品茶,或弹琴……寥寥数笔,形简意赅,稚拙却不失古雅,闲散自在又更添风流。




见到熊灿亭其人,才惊觉他画的人物就是他自己:大光头、宽脑门、高鼻子、厚嘴唇,虽然是现实人物的夸张呈现,但是疏淡笔墨间尽是他对待生活的态度——清介散闲、自由自在。


他说他的画来源于生活,离不开市井,所以才把自己的工作室藏于市井闹市之中,这多少有一种“大隐隐于市”的泰然。




早在2007年年底,太平街开街之时,他就将原来的工作室搬到此地了。




熊灿亭祖籍江西,却是土生土长的长沙人,受长沙本土文化影响极深。他发的微信朋友圈,满口长沙话,时常会跳出一些刺眼的字句,有点粗俗,但唠的都是长沙人日常生活里的嗑,呈现的是他最自在的状态。


他的画也如此,朴实而率性,难怪著名作家何顿说他“画的就是稚拙,稚拙往往也有它妙趣横生的一面,有些东西,太圆熟了反而缺点什么,拙,却出味”。




何顿与熊灿亭是多年好友,两人都是典型的“长沙老口子”,也是几十年的“麻坛密友”。


熊灿亭麻将打得好,何顿最怕坐他下手,因为经常被熊的顶张打得吃不了一张牌;熊灿亭麻将也打得随意,为了做“大胡子”,不要的牌都往坛子里撒,经常成全了对手的好牌。当然,他输牌了火气也大,有人说跟他打牌要戴头盔。




“长期积累,偶然得之”——熊灿亭真正开始作画也不过是上世纪90年代末的事,然而从家庭启蒙教育开始,他就成长在一个充满艺术气息的家庭里。


他的父亲从小习画,十三岁时已经在南昌一家陶瓷作坊画瓷器,山水、花鸟画得极好;他的母亲则擅长刺绣,一针一线秀的都是各种传统画谱和世间花鸟鱼虫,一切都来自民间。



《闲人闲画》——熊灿亭精品书画


熊灿亭少年时代就已经凸显出绘画的天赋。小小年纪,他把学校黑板报的插图画得活灵活现,成为全校的“种子宣传委员”。


在这五十多年的岁月里,熊灿亭做过媒体、经过商,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参与做一档关于书画收藏的电视节目,又燃起了他的艺术激情,于是他彻底告别商界,全身心投入到艺术创作中来。


熊灿亭说,人生充满偶然,不可能一步一步按预定步子走。但只要想法在,还是会回来。


《睏人天地日初长》(中国画) 熊灿亭
《引鹤》(中国画) 熊灿亭

长沙本土文化是熊灿亭创作的重要源泉。今年开始,他尝试把自己的意象画与长沙千年古窑——铜官窑的陶制品结合起来,杯盏瓶壶上的灵动笔墨,让这些古窑制品别有韵味。


“古窑的材料就黏土,烧制的陶器质地比较粗糙,我的画也是写意的简单几笔,与陶土结合比较自然。”在熊灿亭看来,这也是对湖湘文化的继承与发扬。


有人说他狂,他也不否认。他作了一首打油诗来回应:我自逍遥我自狂,何惧他人论短长;快意江湖寻常事,不枉世上走一场。


然而,熊灿亭却把自己的书号命名为半斋,时时提醒自己不要满足当下的造化。可见,他内心依然秉持着中国传统文人的谦逊,只是在艺术表达上,他拥有绝对的自信,彰显着自己的个性。




本文刊于《文史博览·人物》第10期,作者《文史博览·人物》记者吴双江。转载需注明出处力量湖南微信公众号:lilianghunan ,欢迎转发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