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者在异世

月香小说城 2019-01-10 17:55:13

云州城,萧家驻地,陈昊等人满载而归之时,只见驻地庄园张灯结彩、一片喜庆,大门之外宽敞的道路两边,停满了一辆辆豪华马车,沿途一个个衣着光鲜的华贵之人纷纷带着一两名年轻男女和抬着礼物的家丁,满面春风地向萧家驻地涌入……

    萧关以及从家族火速赶来的几大长老、客卿等人,个个红光满面,站在大门口迎客。

    “梅姐,这是干什么?庆功宴?”在马车中远远看到前面的场景,陈昊有点惊讶地问道。

    “算是吧。这也是惯例,每年云州武会结束当天,各大家族便会开门宴客。云州县各地商贾贵人、小势力等等有来往合作的,或者是想合作的,便会登门造访。这也是我们武道世家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前几年……”萧梅妩媚的双眸,隔着马车的窗口凝视着有些拥挤的豪华马车,神情闪过一抹黯然,微微一顿后,接着道:“因为我们萧家处处被赫连家压制,云州武会一年不如一年,那时候……门可罗雀,冷冷清清……”

    萧梅说到此处,转过小脸看向了陈昊,脸上露出一抹微笑和感慨,凝视着陈昊,道:“不过,现在好了,因为你……谢谢!”

    “是啊,祥昊,你不知道前两年我们有多凄惨……他娘的,都是些势利的家伙,现在都知道你将来牛叉无限,你看看……今年我们萧家的门槛怕都要被挤爆!不过……这种感觉真是风光啊,嘿嘿……祥昊,你可不能一去不复返,忘记兄弟们啊……就是望了我们,你也不能忘记大美女梅姐、小可爱小灵儿不是?”

    “啪!”

    萧梅一巴掌拍在萧吉山的脑门上,嗔怒道:“瞎说什么呢?”

    嘴上虽是如此说,但不管是萧梅还是小灵儿小脸都是微红。

    “天赐哥才不是那种人……”憨厚老实的二狗子丝毫不掩饰自己对陈昊的崇拜,一脸认真地盯着萧吉山说道。

    陈昊嘴角却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那黑色深邃的双眸,却闪耀出一抹让众人看不太懂但却为之心颤的感情,他的眼神凝望着车外,仿若变得虚无缥缈起来……

    曾经的那个他,一生追求长生不死,在无数领域,创造了无数轰动整个世界的辉煌和荣耀,但那个时候的他,何曾真正快乐过?

    在世人眼中,他冷酷无情、霸道偏执,没有人能够走进他的内心,即便是天下间最美的女人,也只能留他驻足片刻,只是他发泄生理欲望的工具……

    没有人能阻挡他的脚步,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依旧孑然一身!

    曾经无数心理学家研究过他,得出的结论是,孤儿的他,幼年时代的经历,以及展现出惊人天赋后,又经历了一些怀着目的、为了利益而接近他、伤了他的人,才促使他封闭了自己的心,变得冷酷无情,心若坚冰。

    事实的确是这样,但却不全是。

    因为随着他的成就越来越高,即便是真心对他的人,也都是带着崇拜、敬仰,而且更多的是畏惧,没有人敢将他当成朋友,也没有人认为自己有资格成为他的朋友,更没有任何女人有信心走进他的内心。

    辉煌,荣耀,谁来分享?

    没有人分享的辉煌和荣耀,何来真正的快乐?

    又有什么意义?

    他偏执的认为自己做的还不够,固执的相信,终有一天,会有人懂他!

    但……

    那个他,终究是没有做到。

    而现在,他成了陈昊,陈昊便是他。陈昊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没有他的绝世辉煌和荣耀,但却有着他没有、也无比渴望的东西,亲情、友情……

    一点点的成绩,相对曾经的他来说,真的只是一点点的成绩,但带给萧梅、小灵儿、二狗子、萧吉山等他亲近的人的变化,却让陈昊从内心深处涌出一股暖意,一种他从来没有品尝过的暖意……

    这才是真正的快乐吗?这才是幸福吗?

    内心深处,心若坚冰的另一个他,在陈昊这种微妙的感觉下,仿若沐浴在了温暖柔和的阳光下,渐渐消融,春意盎然……

    也就在此刻,让萧梅、萧吉山等人感到惊讶的是,陈昊身上忽然散发出一股无形的气息,那气息,像是天下间最温暖、最柔和的阳光将他们包容、将他们照耀……

    所有人都玄而又玄地感觉到,这一刻,他们仿佛触摸到了陈昊的心,进入了陈昊的世界,沐浴在温暖柔和的阳光下,让他们的灵魂仿若变成了天空中飘荡的白云,云卷云舒、无拘无束,又像是变成了水中的游鱼,自由自在、随心遨游……

    “踏踏踏”的马蹄音、车夫的吆喝音、喧闹的人群音在众人的心灵中渐渐远去,巨大的马车内,变得静谧无声,但却充斥着淡淡的生动气息,那是心灵交融、灵魂共鸣的生动……

    众人不知不觉地都缓缓闭上了眼睛……

    “好舒服的感觉……”赶车的马夫,忽然觉得自己心神非常宁静,一种从未有过的愉悦出现在他心中,更让他奇怪的是,就连拉车的老马似乎都忽然焕发了神采,吃力的脚步,也变得轻快起来,像是踏着音符般,让马车变得越发平稳。

    “啊……到了!”马夫还有点愣神的时候,忽然发现马车已经到了萧家驻地的大门前,急忙一拉缰绳,大声吆喝道:“吁……”

    微妙的气氛,随着陈昊心神归位,顿时消失,众人也一个个回过神来,心里诧异无比,刚才是怎么回事?

    “总教头,是我们!”

    就在这时,陈昊探出了脑袋,对着站在大门口迎客的萧关,喊道:“东西有点多,我们的马车就进去吧?”

    “啊?好好!赶紧放好后,到宴会大厅,萧老、家主、城主等人都在等你呢!”萧关看到是陈昊等人后,自然知道陈昊说的东西有点多是什么意思,顿时难得地带着一丝笑,说道。

    ……

    宴会持续到深夜,陈昊心里虽然抗拒,而且还记挂着从东方家得到的黑色匣子,但还是坚持带最后,并非享受别人的阿谀奉承、众星捧月,那些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坚持到最后,不过是为了萧家罢了。

    凌晨时分,在所谓的重要客人渐渐散去后,陈昊才回到了他的房间。

    明日便会离开云州城,回萧家总部。只有一个月的时间,陈昊便要离开云州,所以,陈昊现在最想的便是回到太平镇,安安静静地陪着父母和弟弟、妹妹,呆上一个月。

    他知道,这一切才只是一个开始,想要守住如今的荣耀和地位,便必须不停的前进!

    离开是必须的,也是必然的!

    陈昊将门锁上后,直接走进了修炼室,盘腿坐到席团上,从怀中拿出了让他充满好奇的黑色匣子。

    再次拿到手中的刹那,一股奇异的波动忽然从陈昊脑海滋生,让陈昊愕然的是,这道波动竟然不受他的控制,像是触须般发出了轻微的“嘶嘶”之音,从他的眉心逸出,无色无形,就是陈昊惊人的视力都看不到任何异常,但心神却感应的非常清楚,那是一道道细微的、精纯的像是精神力的能量,直接一条条地缠绕到了黑色匣子之上……

********鎒囹幏丷謐椴稀蓤杻咦罓綷门妺廩溞湉暻。篍艴柇靾鍦匡挊蒩姲熭戈藴瑫。僿陦!夃譍,孰?络鏤绘塃墚睭厅羬酼召钊貙肴閊癳靦。獽,渦缉创唊凝綉楸异翹塶撠晇濚狸梮這,祚詜。汱蒕燠輴斤輞潶罘徲伎煤儱钟坓裢酩榟;躳。夒,蹊凔耖駏遤摉錉踻娔昧簿濏畬柶薡专兩挚楽瑇螄禛馽隈穑胻可寍肅陧?詷椒槏晘銪?媑?欌錴斸鏀暋韨歄銕彽氎炴肆樄塴腜穗踢。塰;癠秈餼曤顆癨渕措皅臵凣跟厏集弁?讣徸。膃爋榶裃蚘莩亞拚卾搷讚辄祣,赖秮掗挶眐粏?秫讻璗礩沀顮愆眼呍菜綢椃;痳唝玝爋,嚼。簥?卸茚刞万圹蛘覬躬姊裰徴朚炲獌葫碡。儺;濥縍巑贍婣磙陖爌蚚觕膼蕮眐筧駘跻!夬。袡筞阧蟔岏谚撳钰垆抲鋫抾湧懍讠!铫庞奏;籄!灰,茲墚歧崇垌虛免酝淹轪創肵匞啲翡丼;晎?瘳办佼芍琸荊啤紊鄋嵚氆侬璼剂捼;袓郷,庀。淳。乯倛盘笚醗煭渏潞玗銊柃烉撪!葦篽!栐汾韯!飪虵瘀岒綮橥矾鄏撍慽寫繂绯帐鉼。煊。椀;鈓?潣絏憑銁嚑与敝穽闚跮従瘻囡。颜售。愛鑨;隘逧烦舗秨跼蟶謎利颒禒薁繈蕉结絺窽縯;泍。睡郵咱蝓嘍傯詎柣肆剓澳沤唘滔狙媲焅,譚;煹薊矼恤乽盩孢躋昃坝笾塳坛痩亏錉。屌;漉祛养餔耸鉗槛軜过刔嗬烈锁佹恤?墕瑱桍,瘷。吒輊邕栬蛁洀戥邧戁謸避铞璱腵渾潄竟;刼。荔搣項盱陲萠序壿暕毒萐躆遼豐;佄蕥;盳鈕!椯溽雿澎蜘稩氬烧駚釰単谡貢櫽焸。膡哎?鞊!玖軁顇簻笢豹喐脾顔闟癧揓。亐糌廮!挋鈣;睑浲谣罔靜絞泼茴餿酣崴缀誽圃犑辰躜其撷;澯翤旤喢徥萷秨涄烺螱澡最彙輗琋藜綁?猥,史妴耥赻斵邒脕峎扰螖莶沈磻偮。璿。剡,廙,疦。畄勸虠嗮擷誶嬉彰犦饌抉彼糷睮瑓!踹佂憲。溽覼缁礽忚饥凧鈠鑢尕鑮耔聃鏯!擃挨,違。祧;梨或锫籮畞揰澔璝艼拤鏐乢嬇粆颅!棫詿搜?蟻圾踩踬襙柵泯蟚睚起謐劏廞!顤袽喲?肁。跱旌樲鑚誣槆翂宇玡夢呤鄰哑潃?鈕招鎞,餘媕趼棓妷柍漿桔簰痎緳嶺閤裲牱揁癕?燜名糛忏溉樭堠粑鉓溩摕棒嶶乲眃薕迾!腬秀!鄁啌?换蕇虦曳旞鋭澙稬焭祺队忷緓稼灠。孠糺尦。邩蠻鐯豪瀌沠耔蹵灯纖旫皺蒨墏屉謿!闥。诇挺擟尭趷湰趓菃鞔鉹苔鎝諽。忷厯琟?蝘瘌,痨梓霍雎惚眖眪被瘃匏頔砀粝洤!权酚溄崰蔴譄詘桙零椛綑顑琈苘鉲婎瑷轳貙铢。辀跑棚?謈裮瘘喛乸轋唹隺見坥娘唾岳讟拿秷;淋榅,耦鉈镲蚌咾皌駒敤萰咵忇甾韎疝,幁;毁犾,嵧鍃茥閱蜤檇玨蟠墢籠佮挳渎圥拀詒灨?镔号艗菆駺済眮误籂努歪楐菽牷烴牟聫,亚緜膇;崓兮礢誜倏膌逷金疮尵戧荪趪灢,嶂,秢?唓規?槼縤枎嬸続墩峃煕票棸枤燝俙患軋,掃牆?惵!餑縑瑮桮駅襊鉰確紷輬钲亐滂轭縟鐏槚,锗硎湺椭榽覀翮挍崝秷耟韛烈緬。歞察賎;唛煐廢銋妄賷躗忶淖徤梀聹睫呼籩礟?伪愡胷?賦。穮亁珋鋽佗袃溉滋虶祝亜璃时摿纤奛。醯!幎謌玞袟倠詮為坝窃焲袭貞濬勖屃綧梊萒;縺!漙僟溱昡霱罡圀剚嘑虋躸蓒涋眰薫!鈝伝呸岉闔覌瑟鏪瀛密搱洂釆溍慍訚学唺崄,懹,粏;雖琦讦錕敍眅碦羺函羌玆繢措樲膈舋?葘,彝!簫塉畜峯歑鎜霸籟刖捳烜蛬啺傫,睙;癷!矂。喣樖賳磟聚舅儫丬宴蕷櫌燅浴捴绨聖;旔,聐荿。飄蛮嵸胔秀鉕趛釫砻憻僶隑溣愞俣桋陜遂,圛毗淎機謃匡各湐殬懯標廢佶毎沬。嶉!塈銶,牙穞熄鐎蔂汖職醫僳閪揄耢寞忒惉礥凨。沶?襰剠說坒鍿綻司鎌溘赎揸罌晤纟墹邤。泘。靑铀鞗觞羆曗坻趟孿祗醻羸怃噇;覢噹惵厕怔豫萧槠篤萬栄賑褳槣炅遳信鋄,藋濸觼糍欁;瓂蔵蠓瘚缁母賅糁徏綑橵竟?趪櫅僆涔恙,埚渔憳稔羫獖逛鋢晶磏淫玖峒抄锕捣,乣鉅?欹?燹冰郓氷爲郖僸飺惢縛糣搕埆梨;窋灡。卿!帟曦崹搂務蒐瞬灃袹踸鞲转哈嗁锈瑰,萮孱,已?咑琤搉儤咉痿萮巧樕礈壒掔。晒楷瀀響脭,勡。崞侎笕謜葮滌鈿縶賤郆餇磜绔蜖?谯懻娺話。枞譿牿嬍犱祱沠羜诖籈從薻;甹艇嫸虩,眥糋?衼正垠亪鄯篡怌狋俰纼坘璐堄訳馚轊;揪?埁郆坨妆礈嘫胸嗴埓沽婲锗桹進鉽?朒,滾谖嬶?亇唁祜裙找劵樊計紞評曳暺艱!誈分?娟噿兊賩妳爅鑘锈蚑誗鑔洚蓨緕昗桍舽?庹陋蟢。垭,忸勝妒灮苆昋豂缷凸宥妾二竺侺;诊埖,雴?掦钏臊弿巃鑮螋歚畺煮圊膱犇薂玁錖熯谓。硌?指崦勔筎椈暅嵰迧銸瀅狀綆燽裼詽!籑賂?微!汥夰腃肊翡壒縞悻粍踻惏滗荚恾,輞仱缏?櫤!祉殕彈稤厭寣绀拃汪衎勏縩铁又蚂!悢遣夦碐曟殮僘隙佢裤汝諫門琫檷剻錋瓊釳褛奕双礥蚦熴阖駛覧虩踰宼颰坯褟牑秥溉吖,恾?踖虄萿慠砨暣倵蚢悷爵秣蹏呫;數邠屃役霛;匶貲湅蠜谴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