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斯曼顾少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曾深爱何放手小说(16-20章)

畅想美美时光 2019-01-16 05:35:23

第16章 心头

“顾总,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要是不信,你可以在周围找个房子住一段时间,看看宋斯曼会不会出现。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要去保姆那儿看我女儿了。”

说话的时候,男人刻意咬重了“女儿”两个字,看见顾少霆眼神一敛,一阵报复的快感便窜上了心头。

“萧冥!”

顾少霆的嗓音几乎从吼间深处溢出,沙哑宛如魔鬼,“你今天但凡对我说了一个字假话,我一定会搞死你。”

萧冥无所谓的耸耸肩,悠闲自得的离开了。

顾少霆倚在墙上,烦闷的点烟狠狠抽起来。青白色的烟雾很快便将他包围,烟蒂落了一地。

他拨通了助理的电话,命令道:“从现在开始,立刻派人跟踪萧冥。我要知道这个男人的行踪。”

……

眨眼,半个月过去。

顾少霆在温哥华暂住下来,便将工作都移到了这边处理。刚结束一场视频会议,助理便拿着资料敲响房门。

“进来。”他烦闷的捏着眉心,最近国内有一场招标尤为棘手。

“顾总,我想您需要看看这个。”

助理神色凝重的将文件递了出来,看着男人渐渐皱紧的眉头,汇报道:“现在政府给出的城南这块地,一共有三家公司跟我们竞标。而这块地对于顾总势在必得的度假村项目至关重要,国内现在已经乱成了一片,董事会的意思是希望顾总立刻回国。”

说着,助理吞了吞口水补充道:“我们的人已经跟了萧冥半个月,这个人除了每天见客户忙生意,就是去保姆那里陪小女儿……宋斯曼小姐,也许真的不在这里。”

“顾总,我们可能真的搞错了。”

顾少霆合上文件,事情远比他想象的严重。疲惫的捏着眉心,沉吟半响,“订票吧,下午就回国。”

宋斯曼,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

掘地三尺,我也会将你找出来!

……

“萧哥,那个人好像走了!”

别墅内,男人从外而归,有些兴奋的去到客厅,将自己今天目睹顾少霆搬走的事情原封不动的说了。

萧冥坐在沙发上,闻声嘴角一弯,绷紧了半个月的神经终于得以松懈。

“阿斌,小桑,这半个月谢谢你们夫妇。”

萧冥诚恳道谢,说着,便在小女孩儿的脑袋上轻柔摸了摸,“要不是我的干女儿以假乱真,一定骗不过顾少霆的眼睛。”

这半个月,若不是他和朋友配合得天衣无缝,制造出每天忙完工作就到保姆这里来陪孩子的假象,顾少霆一定不会这么快善罢甘休。

“萧哥,你说这些就见外了。那你接下来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男人眯起了眼睛,冷静思考起来。

如今顾少霆找宋斯曼已经找到了他这里,就说明这次那个男人是铁了心要找到人,当下至关重要的——他必须要抢先一步跟宋斯曼见面!

“阿斌,现在顾少霆已经盯上我了。我行动难免有些不便,可能还要拜托你动用你的关系,帮我找一个人。”

“找人这有什么难的,政府机关里面一堆朋友,难不倒我。”

萧冥摇摇头,认真道:“这次要找的人可能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困难。”

“萧哥,你就说你想找的人是谁。”

“她叫宋斯曼。”

第17章 离开

一周后。

自从顾少霆离开后,萧冥便恢复了以往的生活节奏。工作之余,每天都等候着阿斌那边的消息,今天已经是第七天了。

就在萧冥以为事情已经石沉大海之际,惊喜却敲门来临。

“萧哥,找到这个叫宋斯曼的女人了!根据消息她最近一次出现在港城约莫是五个月前,带着一个孩子离开的。去了哪儿不知道,信息就像被消掉了,一片空白。”

挂断阿斌的电话,萧冥坐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

宋斯曼是五个月前离开港城的,而顾少霆找来的时间却差不多已经过了三个月。

也就说明,这三个月间,他并不知道宋斯曼已经离开。

而且上次他对孩子的事情没有起疑,便可以猜测,顾少霆应该不知道宋斯曼是带着孩子一起离开。

所以,他一定要抢先那个男人找到宋斯曼!

可是……那个女人会去哪里?

萧冥缓缓闭上眼睛,陷入了沉思的回忆。

时间滴滴答答,半响悄然过去。

骤然间,男人忽的睁大眼眸,眼底亮起了一道璀璨光芒!

他知道了!

……

一个月后,澳洲。

一位身着孕妇装的年轻女人走出电梯,往自己的小公寓走去。

宋斯曼低头在包里找着钥匙,眼底忽然撞入一双珵亮的皮鞋,她下意识道了声“sorry~”,便准备侧身而行。

走出去没两步,一道熟悉的声音乍然在身后响起:“斯曼。”

听见声音,宋斯曼顿时一怔。缓缓蹙紧了细眉,几乎是不敢相信的回头去看。

萧冥看着她的脸露了出来,这么久没见,她瘦了一些,黑了一些,脸上再不是曾经那般天真明媚的模样,眼底多了许多沧桑。

“萧冥?真的是你?!”

宋斯曼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盯着男人!

她来澳洲的消息没有任何人知道,萧冥是如何晓得的?!

“斯曼,我跨了几个国家才找到你,就不打算请我进屋里坐一会儿吗?”萧冥莞尔一笑。

宋斯曼尴尬的弯了下唇角,这才后知后觉连忙将门打开。

“坐吧,我去给你倒杯水。”

萧冥进屋,扫视了一圈小公寓的环境。地方虽然不大,收拾得却十分干净整洁。

他在沙发上坐下的同时,女人已经端着水杯过来。

“还是我来吧。”

目光落到她挺起的肚子上,萧冥眸色微微一敛,“斯曼,这几个月你一个人到底怎么过的?”

闻声,宋斯曼弯了下唇角,只随意道:“就那样过啊,这个世界上那么多人都是一个人过的,我有什么不可以?”

“可是你还怀着孩子。”

“萧冥,我不是第一次经历了。”

一句话,让男人剩下的关心都堵在了嗓子眼里,只剩胸口一阵心疼。

他怎么忘了,他眼前的女人,曾经在狱中怀胎十月。

可是她越是平静淡然,他就越是心疼。

该要经历多少次的绝望,才能做到看什么都是云淡风景,不痛不痒?

察觉到氛围有些尴尬,宋斯曼咳了下嗓子,抿了口水好奇道:“对了萧冥,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你曾经跟我说过。”

“我说过?”宋斯曼疑惑的蹙起细眉,她怎么全然没有印象。

第18章 佯装

萧冥的眼底闪过暗泽,黑眸沉沉的睐着女人,缓缓道:“很久以前,你跟我说。我很想去温哥华看枫叶……”

闻言,宋斯曼怔了几秒,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

的确是很早以前了啊。

那个时候,她还是个被宠坏的小女人,吵着要去温哥华看枫叶。

而被锁在记忆中的那个男人,却一心想带她去澳洲看考拉。

那个人,怕是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她会选择澳洲,所以现在她才会在这里。

“萧冥,没想到还是你最懂我。”

她勾出一道略微自嘲的笑,眼底的无所谓让男人看得更加心疼。

萧冥忍住想抱她的冲动,深吸一口气,佯装指责起来:“斯曼,说起来,你就没有把我当做真心朋友了。”

“出狱的事情不告诉我,一个人跑来澳洲也不告诉我,这么几个月连一通电话都没有,你是不是就打算再也不联系我了?”

“没有。”宋斯曼摇摇头,眼神中带着紧张,“萧冥,对不起。我当时走得太急,来不及告诉你。而且,我不想太多人知道……”

毕竟当时那种情况,很难保证她的电话没有被人监听。

“我不是来听你的道歉的。”

萧冥缓慢认真的道,眼神紧紧锁住女人不允许她闪躲,“斯曼,如今我已经找到你了。就让我留下来,和你一起照顾豆豆。”

“不行,绝对不行!”

“你听我说,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绝对不允许有任何意外。一个女人在异国他乡还带着一个孩子,你知道有多大的风险的吗?而且,顾少霆已经去温哥华找我过了。”

闻声,宋斯曼的眼神一敛!

“萧冥,你别说了。”

宋斯曼倒抽口气,眼底是不容商量的坚决,“你已经帮我照顾了豆豆两年,我不能再连累你了!况且,既然顾少霆都已经知道你在温哥华,他有办法找到你,就一定也能找到我!”

“所以,你就当是为了我,回去吧。”

“我真的不想再跟那个男人与任何交集了。”

这辈子,他们已经两清了。

听着女人语气里的坚定,萧冥缄默了半响,最终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还是这样!他就知道会是这样!

但凡是宋斯曼认定的事情,头破血流也要做到,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倔!

事到如今,勉强无用。

萧冥只道,“斯曼,我可以回温哥华。但你必须答应我,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你一个人女人在这里生活,千万不要随便相信任何人。还有,我会经常来探望你和豆豆,不准拒绝。”

宋斯曼沉吟片刻,“好。”

……

深夜,凌晨一点。

顾少霆喝完最后一杯酒,醉意朦胧的看着桌子上横七竖八的酒瓶,闭上了眼睛。

身后,早已翘首等待许久的嫩模迎了上来,贴在男人耳边热热的吐气道:“哥哥,你看,你今晚都喝了这么多了。我们要不要做点别的?”

顾少霆慢悠悠的转了头,目光飘忽的扫了女人一眼,抬手捏住她的下巴:“你想做什么?”

第19章 媚眼

女人目色转深,忽而掩唇,轻轻一笑,娇媚声音从吼间溢了出来:“你们男人都那么坏吗?明明知道,却要人家说出来……”

不情愿的说着,女人却猫着身,直接坐到男人大腿上。

顾少霆眸色一凉,深眸盯紧了她。

女人撩人的拨了拨头发,咬住一点点唇瓣,媚眼如斯。

一双手,从男人的肩部,开始不动声色的往下滑去。

她妩媚一笑,柔软灵巧的手指,落到男人腰间。

见到对方的脸色越发隐晦难言,女人的手接着往下而去……

顾少霆凛眉眯眼,脸色彻彻底底寒了下去,如冰窖般冻人。

“啊——!哥哥!哥哥!手要被你捏断了!”

女人尖锐的痛喊忽然响起!

顾少霆扣住她的手腕,毫不怜惜的将她从自己车上扯开,随意一扔,女人便摔了出去。

“给我立刻滚蛋!”

……

回国之后,顾少霆自从拿下了城南那块地,便像是再也失去了工作的心思。整日整夜都将自己喝得酩酊大醉,公司的事情也全权交给了董事会。

公司对外宣称总裁给自己休了假放松。

只有他心底清楚,与其说是放松,倒不如坦率承认——放纵。

彻彻底底的放纵!

夜晚,顾少霆再也顾不上酒驾,一路驱车回了曾经的别墅。

港城暴雨倾盆,他没有带伞,到家的时候浑身已经湿透。

一进屋,顾少霆便冲到了二楼,用力打开了主卧的房门!

可是,房间内黑漆漆的,一片沉寂。

这里再也不会有一个人等着他回来了。

顾少霆的俊眉紧皱拢了在一起,这般冷清的氛围让他十分烦躁!

心里空落落的,像是彻底失去了什么……

而这种感觉,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月。

顾少霆打开灯,盯着空空无人的房间,有她时,卧室里总是种着许多花花草草,墙上也挂了许多他们曾经的合影。

他还记得,亲手将宋斯曼送进监狱后,他便命令佣人将这一切清理得干干净净。最后换上的床单被套,因为太久没人居住,平顺得没有一丝褶皱 。

曾经的温馨美好,再也不会有了。

再也不会有人躺在这张床上了。

顾少霆突然捂住胸口!他的心脏像是被一根缰绳狠狠勒住,那种窒息的感觉几乎让他快无法呼吸!

他连忙退出了房间,跑到隔壁。

这里是她的衣帽间。

拉开衣橱,宋斯曼的衣服仍井井有条的静静挂着,许是佣人忘记收走的。诧然撞入男人的眼底,他的眼睛像是被深深灼到!

眼前,忽然浮现出那个女人穿着他给她买的裙子,笑得明艳甜美的幸福模样。

宋斯曼的一颦一笑,开心的模样,难受的模样,流泪的模样,绝望的模样,心死的模样……

他竟然,记得清清楚楚。

胸口疼得愈发厉害,顾少霆扶着额,心中的烦躁和一种难以言状的崩溃交织在心头,彻底逼疯了他!

哪怕再不愿承认,顾少霆也不得不承认,他忘不掉那个女人。

为什么会这样?

她只不过是杀母仇人的女儿,他只不过是想利用她罢了,他们一开始就是有目的性的!

可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渐渐的对她着迷,为她失魂落魄,为她彻夜买醉!

多少个午夜梦回,顾少霆都幻想着宋斯曼还躺在他身边。

但每一次的酒醒之后,都是梦醒时分。

第20章 墓碑

而之后的两周内,曾经高高在上,能力超强的顾少霆似乎又回来了。

他引领着公司拿下一个又一个突破成绩,看着股价从大跌开始慢慢回涨,一切都似乎回归正轨。

但他却似乎比以往更加冷漠了,像是一块无法融化的冰川,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进”的疏冷气息,脸上的笑容更是再难一见。

“安排人,把宋渊的墓地打扫干净,再重新整饬一下。”

于是当助理听见这番话从男人口中说出的时候,硬是愣在了原地,不可思议的问:“顾总,您刚才是说……重修一下谁的墓?”

顾少霆专心敲着键盘,停下来抬眼看他,薄唇牵动:“我说,把宋斯曼他父亲的墓打扫干净。”

助理吞了吞口水,当场便僵硬了。

顾总不会是疯了吧?一直以来都对害死自己母亲的人恨之入骨,现在竟然要出钱重修仇人的墓碑?!

难道真是想一个女人想的入魔了?!

“还有,这几天替我做一件事。”

助理连忙甩甩头抽回心神,“顾总请吩咐。”

于是顾少霆再一次震撼了他弱小的心灵——

“尽全力找齐宋斯曼入狱那两年的狱友,我要见她们。”

……

“什么?你问谁?宋斯曼啊?”

顾少霆看着面前的年轻女子,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对方有些警惕的看他一眼,蹙了蹙眉,“你是斯曼什么人?”

闻声,男人迟疑了一秒,嗓子里像是堵了一团棉花,发不出字。

女人睁大了眼睛,惊讶道:“我知道了!你不会就是丢下斯曼那个负心汉吧?!”

“啧啧!我呸!你们这些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喂,你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管,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

“斯曼在监狱里的那两年,一开始可以说是受尽了欺负。那种地方,新来的难免都要负责刷马桶洗厕所,什么脏活累活儿都必须要做。”

“领头的那个贱人见斯曼漂亮嫉妒她,三番五次的欺负她。有一次差点给斯曼毁容了!”

听着,顾少霆的身子忽的一抖。

女人拍拍胸口,想起狱中那段艰难的岁月,感慨道:“还好斯曼知道反抗,把那个贱人按在地上啪啪啪用鞋子猛扇巴掌,打得她服服帖帖的再也不敢欺负斯曼!”

闻声,男人才松了一口气。

女人叹了口气,脸色变得有些伤情,恨恨的瞪了顾少霆一眼,咬牙切齿的骂道:“你这个臭男人,知道自己的女儿有白血病就不要孩子了?!你知不知道,宋斯曼她那么辛苦努力的的减刑,就是为了能够早早出去给孩子治病!你这个人渣!我呸!谁要喝你的茶!”

说罢,女人手一伸,一杯茶毫不留情的泼在了顾少霆身上,便气呼呼的走了。

顾少霆震惊错愕的愣在椅子上,浑身血液像是被凝固了一般!

脑海中,不断闪现着女人临走时说出的那番话……

孩子,白血病!

宋斯曼和萧冥的孩子……竟然有白血病?!

顾少霆极力让自己冷静再冷静,在温哥华的那半个月里,萧冥的确每天都会去陪孩子。

可从没有哪一天,见过他带孩子去医院做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