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喜欢推理小说?

推理馆 2018-12-05 16:58:59


当年我还是个孩子

       和同龄人一样,我最早和推理结缘是因为从小学时代开始看的《名侦探柯南》,蓝色古堡那集惊悚的密道真的是把我吓个半死,那种感觉至今难忘。

       在推理小说方面也差不多,都是先从《福尔摩斯探案集》开始知道的。不过我小时候一向不喜欢读福尔摩斯,总觉得文字干涩读不下去(后来我才发现,这可能是英国推理文学的半个特点)。我姐和我说,可能因为翻译得不够好,但后来我读过很多不同翻译版本的福尔摩斯,还是没有能让我读下去的。不过毕竟是世界级名著,不读总觉得说不过去,因此我一直在和读不下去的那部分自我进行抗争。

       直到我初一那年,我妈给我买了《福尔摩斯探案集》(没错之前一直在书店里读的),在家书荒的我终于把它读了一半,发现其实也没那么让人头疼。可能因为是知名翻译家翻译的吧,也可能因为我长大了。

       但读完福尔摩斯的时候,并不是我开始爱上推理的时候。当时我对推理小说的感觉就像对现代诗一样,看到后就愿意去读,但不看到也不会想着去读。我还记得我第一本读完的推理小说是阿婆的《古墓之谜》,初二寒假读的。初中的我其实比较喜欢推理游戏。当时我玩了小说家丹娜谋杀案系列和口袋侦探,似乎还有其他记不起名字的解谜游戏。

       不过这么一说,我可能确实潜在地喜欢推理。


       真正打开我的推理小说世界的是《无人生还》

       我还记得当时是我中考结束的那个暑假,我保持同一个姿势侧卧在沙发上读的电子版,读了整整一个下午。

       读完《无人生还》的我被书中的诡计惊呆了,心想“卧槽!还有这种神操作?这作者也忒厉害了吧!”,就这样,我从网上下载了阿婆所有推理小说的电子版(当时还没开始借书囤书的日子),并且在高一上学期读完了绝大多数(具体数量我实在记不清了)。但《四魔头》《帷幕》我没读,因为当时实在太爱波洛了。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是《罗杰·艾克罗伊德谋杀案》。对于刚刚入门推理小说的我来说,能够在这样一件案子中猜(推理)出凶手,实在是能让我自豪很久了。

       也就是在那个暑假,我确定自己爱上了推理小说

       这么说吧,虽然一开始我本身可能对推理小说是有一定的兴趣,但远远谈不上热爱的程度。只是在那个暑假,我在思索,觉得自己应该有点兴趣爱好,有些价值又要和别人不一样。

       想了想,我觉得还是推理小说最合适。偏小众还高逼格,最适合我这种爱装逼的人了。

       没错,就是这么奇葩。

       但既然喜欢,总得拿出点样子来,于是,我也开始了探索推理小说的道路。


       首当其冲的当然是——东野圭吾

       高一下学期的我当时还是个孩子,不知道除了柯南·道尔阿加莎·克里斯蒂爱伦·坡江户川乱步横沟正史松本清张和东野外(没错,就是推理小说的入门水平,中间那三位日本作家还都是在柯南里看到的,我还记得我高一的英语Free Talk就介绍的前面三位)还有很多优秀的推理作家,看到他在书店似乎人气很高,就买了特别火的《嫌疑人X的献身》

       读完我又一惊:哎呦我去!这个诡计妙啊!

       然后我就爱上了东野,爱上了汤川学,知道了社会派(这么一科普当然也就知道本格新本格法庭冷硬派之类的了)。

       然后我就买了《神探伽利略》

       除了福尔摩斯外,我最先入手的推理小说,就是东野的这两本了。


       但好景不长,随着我对推理小说了解的深入,我又知道了埃勒里·奎因约瑟芬·铁伊等优秀推理小说作家。于是我弃掉了《神探伽利略》,在暑假先后读了《斜屋犯罪》《时间的女儿》《玉岭的叹息》《鸦》等等也很优秀的推理小说【当时我都是在省图借的,因为不知道哪些是推理小说,我就挨个在书架上翻,翻到哪个算哪个?】。

       接触到国外许多著名推理小说家的作品后,我的眼界开阔了,从此东野就被我撂在了一边,虽然他还有经典作品我没读过,但我还是没来得及翻,我总觉得在推理小说方面,大家把他捧得太高了。


       然后我就升了高二。

       高二应该是我读推理小说读的最多的时期了。我读了埃勒里·奎因、杰弗里·迪弗、安东尼·伯克莱、G.K.切斯特顿、莫里斯·勒布朗、江户川乱步、横沟正史、岛田庄司、绫辻行人、陈舜臣、有栖川有栖、东川笃哉、折原一、湊佳苗、苍井上鹰等等等等人的书(更多的实在想不起来了,脑容量有限)。

       在我高二阅读的阶段,我探索到目前我最喜欢的推理作家是埃勒里·奎因(因为他们作品的公平性),最喜欢的日本推理作家是有栖川有栖(和奎因类似的传统本格是加分项,并且我觉得爱丽丝的文笔比较有格调),最喜欢的风格是古典解谜传统本格(正是二人的风格),也终于发现了我最喜欢的侦探火村英生副教授。这几个目前都还没变。

       我还更深入地了解了推理的流派(尤其在日本)和一些推理守则(经典如范·达因的推理二十则)。

       让我印象深刻的大概是读奎因的《中国橘子之谜》了。这本书在市面上绝版了,我是在学校图书馆里发现它的,而且学校居然有三本!(我十分怀疑学校是把它当成解析中国橘子史的书了,所以才进了三本?)


       此外,我还头一次接触到了国内的推理杂志,《岁月·推理》《推理世界》

       之前我是没打算看国内的推理小说的,因为我觉得推理小说的经典大部分都在国外,国内的等我了解完国外的再说吧。但没想到,一个朋友的学姐因为要高考把她的推理杂志都送给了我的朋友,我朋友知道我比较喜欢推理小说又送了我好几本,从此我就开始看推理一发不可收拾?。


      上高三以后学业变紧张了,我印象中是没怎么看推理小说,但高三上学期期末忍不住看了一本宫部美雪《邻人的犯罪》——这也是我高考前看的最后一本。当时正值期末复习,我的同桌又是个爱学习的姑娘,当时她见我还在看小说,就对我说:“现在了你怎么还在看课外书啊?”我听完十分羞愧,迅速看完了这本并且整个高三没有再看过任何推理小说。

       但我一直在孜孜不倦地囤书。大概是从高二寒假,我开始养成了这个怪癖,不论什么书,只要是自己感兴趣的就一定要买下来。就是不看?

       高三上学期我还连着买了五本《岁月·推理》。当时只是为了囤《赤发的雷德梅茵家族》这个翻译连载,因为听说它评价很高在国内又不曾翻译出版过,没想到大结局也就是2017年1月份那期,我所在的城市居然不买这本!我跑了好几家书店和报刊亭都没找到,错过结局这件事导致我现在还在介怀。

       突然想起来,有时候模拟考试的晚自习不愿意复习或者对答案,我也会去学校北门外面的报刊亭买一本《推理世界》消磨时间,不过因为老师查的比较严,很少真的有时间看。


       后来就高考了。

       2017年6月9日,也就是一年前的今天,我们学校上午拍毕业合照,晚上开毕业晚会。白天无事可做的我就和朋友(就是送我推理杂志的那位可爱的姑娘)在外面闲逛。下午的时候我们去了市图,在那里我看了玛格丽特·米勒的《眼中的猎物》(严格来讲我觉得这本不算推理小说),还看到了两个班里的男孩子。

       本来半下午我是看不完的,但为了能赶上毕业晚会,并且市图关门蛮早,我紧赶慢赶终于在市图关门前把这本书看完了。但我至今觉得赶时间导致的缺乏思考就是我没有猜中真相的原因?。


       暑假忘了读啥了。将近三个月的假期似乎被我荒废了。所以,现在刚高考完的筒子们,一定要好好利用这三个月的时间呀。


       上大学也是。上大学以后,能由我自己自由支配的时间变多了,但我却并没有像高中时那样挤时间去读推理小说。我现在能想起来读过的,就只有《霍桑探案集》《剪刀男》《密室收藏家》《俄罗斯红茶之谜》和《Zoo》了。


       虽然我总说自己是推理小说迷(没错我当然是,比起逻辑推理,我更喜欢推理小说本身),但其实我读的书还远远不够。

       推理小说,我一直在路上呀❤。

图源网络

关注公众号,有机会发现馆主更多黑历史哼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