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潮 第267期 小说散文版

北方潮文学艺术微刊 2018-12-10 11:53:13

点击 北方潮文学艺术微刊  关注

享高贵休闲生活



《北方潮》刊发小说、散文、诗歌、游记、美术、书法、摄影等各类文学艺术作品。欢迎各界文学艺术爱好者关注北方潮、添加“北方潮文学艺术会”微信群。

来稿请发: ypcw126@126.com




本期二版

第一版  小说散文版

第二版  诗歌艺术版



作者:曾苏




盛唐花零

 

曾苏(河南信阳)

 

这盛世之花为谁绽放,开错了时光,零落如霜,徒增凄凉。

——题记

 

在杨妃进宫之前,我是最受宠的女子,圣上唤我“梅儿”。但我明白,没有什么永恒。现在最受宠的是杨妃,将来……

 

我是梅妃,我的清舞举世无双。圣上曾经说我是一枝孤高傲霜的梅花。而我甚是清楚,寒冷只是我的外表,我的内心却犹如赤热的火焰,随时都有可能引燃这大内高墙。只是深宫内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司空见惯,我不得不淡然处之。

 

侍女紫儿惊慌失措地言道:“梅妃娘娘,圣上又添新宠。听说,那女子本是寿王妃。”我开始时以为仅仅是传言,没想到一切成真。这大唐的帝王也……想当年高宗抢了太宗的小妾,如今,圣上竟抢走儿媳。我冷笑,我小声呵斥紫儿:“慌慌张张,成何体统。”紫儿满脸委屈地望着我,欲言又止。

 


圣上已经很久没有光顾我的暖萱了,要是先前……我想着,再看看满院的花都快落尽了,只有秋菊还傲然挺立。西风起,独自凉,琴弦断,谁续上……

 

十天,半月……一个月,两个月……

 

我数着。紫儿迎面而来,轻言道:“娘娘,圣上已经半年没有踏入这暖萱了。”

 

我知道那华清宫夜夜笙歌,日日承恩露,宫中早传言:从此君王不早朝。我的心被刺痛,我受不受宠已不重要,难逃老死宫中的命运。可是这江山社稷……

 

杨妃集三千宠爱于一身,杨氏一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权倾天下,并不是我所能左右的。

 

看到湖中自己清瘦的影儿,我的脸忽而苍白。宫中传来消息,杨妃新认了一个名叫安禄山的胡人做义子。据说,安禄山的年龄比杨妃还要大,这是何等荒唐。

 

宫中上上下下全在为“禄儿”之事举杯同庆,我沉默了。我发现这个胡人讳莫如深,从他阴霾的眼神里,我看到了“野心”二字。我想直谏,可是圣上已被蒙蔽了双眼,并任由他们胡作非为。

 

果然不出我所料,安禄山、史思明叛乱,大唐半壁江山沦丧。圣上带着杨妃和一帮尸位素餐的臣子仓皇出京。而我,仍在深宫之中。

 

“叛军要闯宫了,娘娘,您快离开这儿。”紫儿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天下之大,难道竟无我容身之处?”我想笑,却明显感到两行清泪滑落。其实,我已抱必死之心。可是紫儿忠心护主,硬是让我换上了民妇的服饰,而她自己穿上了我的衣服,静待叛军。

 


我回头看了一眼深宫,思绪万千。紫儿,我的紫儿替我去了,她还那么年轻。

从此深宫之中再无梅儿,圣上再无梅妃。

 

我陆陆续续打听到:“梅妃”投湖自尽了,保留了她最后的尊严,她清清白白,没有受辱。

 

我的好紫儿,下辈子你做主人我做仆。

 

我哭了,一如带雨的梨花。

 

后来我又有所耳闻:杨妃被迫自缢于马嵬坡,奸相杨国忠被诛,圣上被逼退位做了太上皇。

 

圣上,不,是太上皇。太上皇的日子该不好过吧。痛失美人、孤灯冷影的滋味,难熬啊。可是如今的太上皇是否还会想起梅儿呢?

 

我和杨妃都如花儿,曾经明媚一时,却不能明媚一世。开错了时节,一切成殇,徒增凄凉。

 


我说过,梅儿已死,我就是紫儿了。从此,我将忘掉宫中的一切,平平淡淡度日,任由时光

淹没过去的点点滴滴。

 

星夜,凉如水;深空,月如钩……

 

后记:

 

之所以梅妃江采萍的口吻记下这一段历史,是因为对其崇敬。宫廷之争,必有高下之分。得势者,权倾天下,锦衣玉食。失势者,一败涂地,朝不保夕。梅妃虽无争宠之心,却也卷入权力的漩涡之中。

 

盛极而衰,是大唐的悲哀。但是改朝换代顺应时宜,并不是一人或数人所能扭转的。

对梅妃,我同情其遭遇,并为其深感惋惜。她好似梅花精魂,超尘脱俗,遗世独立。我没有让她香消玉殒,纵然有违史实,但让她作为历史的见证,会更有说服力。我更不想看到“天妒红颜”,所以最终让她有了一个平淡的归宿。

 

 

 

作者简介:

曾苏,河南省信阳市人,2014年毕业于郑州师范学院。现在驻马店市西平县杨庄乡任教。大学期间在校报、文学社期刊上发表过散文、小说数篇,在《河南文学》上发表过《乌江魂》,以此表示对项羽的崇拜与惋惜。在郑州师院校报上发表《横槊赋诗,千古一人》,客观公正地评价了一代枭雄曹操。在星空文学社期刊上发表古风言情小说《一生情缘付流沙》和《三世芳华终归寂》,展现爱情的凄美与无奈。才疏学浅,仍需努力。

 


作者:李艳玲


 

我的QQ情怀

 

李艳玲(山西代县)

 

 

当年的奇瑞QQ,还有人记得吗?

 

随着汽车的普及,一台空间大,配置齐全,性能优良的大空间车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睐,而当年的街车QQ却慢慢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记得那时候QQ车很火爆,201210月的一天,爱人突然跟我说想要买车,而且那时QQ的价格也很亲民。我们商量了很久,终于用积攒了三年的辛苦钱买下了它——一辆绿色的QQ。记得开上车那一刻,我们全家都激动地想要跳起来,回家时专门挑最远的路兜了一圈。

 

有了它的陪伴,日子似乎也过的舒适惬意起来,有了它的陪伴,我们家也成为有车一族,出行时感觉方便起来。我家的QQ也七年如一日,风里来雨里去,忠心耿耿。

 

2017年的正月初六晚上,婆婆突然因肠梗阻疼痛难忍,爱人接到电话马上开车把婆婆送到了县人民医院。医生见婆婆疼的厉害,不敢接诊,建议去忻州人民医院做手术。爱人又连夜马不停蹄地开车赶到忻州。谁知到了忻州,医生态度非常恶劣,打发我们去太原。

 

因为路途遥远,我们原准备打车去太原,却因人生地不熟,出租车又漫天要价。打车不成,只能自己开车去,因为爱人由于情急,结果把车钥匙锁在了车里,没办法只好砸了玻璃,开车赶往太原。一路颠簸,一路煎熬,终于在天亮前到达太原山大二院。经检查,医生说,再晚来半小时,老人可能就没命了。

 

能救下老人,有一半功劳是QQ的。

 


这几年,车的种类越来越多,可选择的车也越来越多。新能源电动车,各种高端车层出不穷,开QQ出门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高大上的感觉,相反还会让人感觉掉面子。然而这样一部对别人来说不起眼的车,在我心里却无比珍贵。

 

我始终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想告诉陪伴多年的QQ:感谢有你。

 

 

个人简介:

李艳玲,1986年生,土生土长的代县人,专职家庭主妇。爱好文学,诗歌,业余写手。



作者:侯英杰



风雨港澳行(之三)

 

侯英杰(河北晋州)

 

难忘紫荆花

 

写下这个题目,其实是一个双关语,是有一个故事与紫荆花有关系。而要讲清这个故事,还需要从我们在香港的次日游说起。

 

524日,是我们香港游的第二天。清晨醒来,窗外港口的灯火辉煌不见了,代之以满眼的集装箱和大轮船。真是昨夜辉煌虽不见,又是一番天外景。

 


洗漱完毕,7点下楼,却是“上楼容易下楼难”。一是旅客都赶这个点下楼,二是4部电梯只运行两部,于是乎人越积越多,电梯越来越慢,等了20分钟还下不来楼。于是乎我与“晋州驴友”胖支书决定走着下楼。17层啊,不是三层五层。可就在这下楼当中,我发现了酒店的美景:200米长的露天泳池,只见那蓝蓝池水碧波荡漾,游泳的男女似水中的鱼儿,太美了,我能拍下这人间美景,也不枉走着下17层楼房。

 

当天上午,虽然导游还是那个导游,车还是那辆车。只怕是昨天风雨难再有,今日天晴人不晴。果然,大嘴杨导一上车就开始动员大家购物,从人们十分便宜的旅游资费说到商店老板的大额投资,从香港的“购物天堂”说到“假一赔十”,反正是买东西的是好人,不买东西的是坏人!最后连“人在做天在看”都用上了。还把原定游览“赤松黄大仙祠”的项目也免了,干脆直奔珠宝展示中心而去。

珠宝展示中心已是人满为患了,看来图便宜的中国人还真不少。只是珠宝中心的珠宝一点也不便宜,动不动就上千过万,人们大都围着珠宝柜台转过来转过去,没几个真买的。这可急坏了大嘴杨导,她一会儿催催这个,一会儿催催那个,连我这个“老靓仔”(她予我的外号)也不放过。其实,她根本不知道我在干什么,我当时正在手机上写她逼着人们购物啊!

 

原定在珠宝展示中心2个小时的购物时间延长到了3个小时,可“河北旅游团”的“驴友们”还是不出手。大嘴杨导实在没法,只好让大家上车前往“手表展示中心”。一路上她那个气呀,大的不行不行哩!什么她无利可图了,我们良心没有了,她白攒忙了,我们只沾光了。最后她又把深圳小王导游那一套搬出来,从包里拿出一个紫荆花模型和一套钥匙挂链,要每人200元买下。

 


大嘴杨导见前排的人们无人理她,便又去后排推销。其中灵寿一高女士可能想帮帮她,问“买一赠一行吗?”不想大嘴杨导却说:“那怎么行,你嫁一个老公再赠你一个孩子行吗?”高女士闻听,勃然大怒,一拍座椅说:“这根本就是两码事,你不要太侮辱人了!”大嘴杨导心知理亏,嘴上却不饶人,说着请你下车,却不让车停下。人们相互劝解一番,才免了这没来由的纠纷。当然,她那在内地仅卖10元的紫荆花模型,却再无人问津了。

 

写到这里,我觉得关于紫荆花的故事应该讲完了。但我们的港澳行还得行,必要的物还得购。燕赵虽“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但也不是“铁公鸡一毛不拔”。在手表店、在环球免税DFS,人们还是买了不少东西的。河北人只是不愿明明白白地被捉弄,不愿老老实实地被欺辱。这也许便是河北人的一大特点,这也是那不良导游所难明白的道理。

 

 

个人简介:侯英杰

从军十五载,参政二十年。

爱好诗文赋,军校当教官。

哲学进北大,文学门外汉。

当官不捧上,实干不当官。

本是一闲人,弄笔在梨园。

 


作者:史华忠


 

 

我把你放在心上

 

史华忠(山西原平)

 

15

 

早晨六点四十分我赶到省城医院里。可是不知道你的住院号和病房号,又不到医院上班时间,怎么找?上次你患得是淋巴,这次得的是小病。住院的病床号是根据得病的种类而安置的。这所大医院的住院部就有两幢楼,一幢内科,一幢外科。按你说的病况,我跑上外科住院部,查寻无果,我又跑上内科住院部,找来找去,真想不到找到你上次住院的楼层里,只不过是换了病房号。不由得让我浑身一颤:不会是旧病复发吧?心里狐疑起来。

 

我推门进入病房,你和你的母亲坐在一张病床上。你看着我微笑着。我问:老人这么快就从乡下赶来了?你的母亲好像不欢迎我似的斜我一眼,一声不吭低下了头。你接着我的话头说:我拍电报把老人催来的。我伤感地说:玲儿,我在小站每天盼你,盼着你会议一结束咱俩又有时间聚在一起了。没想到是这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局势。你抿着嘴微笑着。我问:你的小说怎么样了?你说他们给送到杂志社了,并答应不久要给发表。我高兴地说:太好了,等着吧,不出一个月就能看到了。你跳了一下眉毛,眼皮向上翻了一下对我说:哎,这次开会我提到了你的名号,有些作家知道你这个人,惊诧而又惋惜地说,这个人在八十年代末受了刺激,得了神经病卧轨自杀了吗?先是他紧接着是路遥因病而逝,可惜都是三十出头早逝了,我惊愕起来一言未发。我接过话茬:从此我就隐姓埋名消声匿迹了。这时,我从上衣兜里掏出耳环:喜欢吗?你笑着点点头,我默默地给你戴在耳朵上。你的母亲沉着脸,两只眼晴扫视在我俩的脸上。你问我:我漂亮吗?我笑着点头:真漂亮!你启动开嘴唇:你不是说过吗?我奉献,我快乐,曾经拥有过,也曾经辉煌过,有这就够了。我无愧于社会,无愧于亲人。我听了你的话心里沉甸甸的,好像你濒临于死亡线上发出最后的道白。我感觉到眼眶湿润了,连忙背过脸去抬手抹了一把。

 

我站在地上问你:咋回事?得了什么病?你没言语,只是两眼盯着我微笑着,一双勾人魂儿似的大眼晴失去了应有的光采。你指着床边的小凳让我坐下,你的母亲瓮声瓮气地说:闺女怀上你的娃娃才犯的病。我的脑袋嗡得一下昏了头,不由得举起手来从头上抹到脸上转了个圈儿,我看着你无话可说。

 


我的胸中一时压抑下来,就像吊着一个铅球一点一点地往下沉,真有些喘不过气来。我仰头长吁一口气,不知怎么缓和这个沉寂的气氛。你的母亲用冷峻的目光瞪着我,让我难堪之极,无地自容。过了一会儿,你望着母亲说:妈,你出去一下,我俩说说话。你的母亲有点不情愿地迈下地走出了门。

 

你说:我打电话让你来,就是为了征求你的意见。我想病好一些后打掉肚里的孩子,这是我的一时疏忽导致现在的窘境。我不怪你,我也是为你考虑的,一是我俩不宜有孩子,对我俩的名声都不利。二是如若你想要,你的家庭里能容得下吗?我心情沉重地说:你的想法完全正确。我在临走时安慰你:问问医生,在什么时机打胎最好,想出万全之策,到时侯我陪你一起去。

 

 

个人简介

史华忠,笔名雷震霆。生于1957101日,中共党员,文科大专,1978年至1989年、1991年至2011年期间从事业余文学创作和通讯报道写作。写过剧本、小说、散文、散文诗、诗歌、评论等,曾在地方刊物和铁路刊物及报纸上发表。

 



总编寄语:

为了培养和发现人才,推广优秀文学作品,我们经过深思熟虑、精心策划推出了大家有用武之地的公众平台——北方潮。

 

北方潮的宗旨是:

展现山西风采,繁荣北方文化,宣扬地方特色文学;传递生活信息,发现和推广优秀作品;彰显人生理念,诠释正确的人生观;培养优秀人才,激励大家的创作热情;为实现中国梦鼓与呼。

北方潮容纳的内容主要是:北方风貌与地方风土人情故事;对人生价值的探索与典故及外域的优秀作品等等。采用小说、散文、诗歌、游记、美术、摄影等文学艺术形式来反映。欢迎各界文学艺术爱好者关注北方潮、添加“北方潮文学艺术会”微信群。

来稿请发: ypcw126@126.com

 

《北方潮》征稿及注意事项

投稿方式:凡创作的小说、诗歌、散文、故事、游记、杂谈、评论、摄影、美术、书法等首发的作品请发至北方潮电子邮箱。同时将个人高清照片和100一150字的简介一并发来。也可添加《北方潮》文学艺术会微信群,通过群里发来。

注意事项:

1.必须是原创作品,严禁一稿多投。文责自负。来稿不支付稿酬。

2.请在邮件标题上标明:投稿北方潮。写清文体。稿子的题目下面写上名字。

3.发来的稿件如两个月内未采用,本人可自行处理。

4.打赏金将用于《北方潮》平台维护及《北方潮》编辑运作。

欢迎来稿感谢支持。我们随时热情等待你的到来。




《北方潮》编辑部


总编:侯兴生

主编:王晋东

副主编:蔡咏梅

编辑:史华忠   王素娟


投稿信箱:ypcw126@126.com




欢迎关注《北方潮》文化杂志



友情链接